金灵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回复: 0

[灵异事件] 情人果

发表于 2019-2-8 10: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传说中,在子虚市乌有路缥缈巷里,如果沿着一条青石板路走到尽头,你会看到一座极小的神殿,打开门,一位穿着白色汉服的清丽魔女会漫不经心且语气清冷地说:“欢迎光临魔女堂!”只要你肯付出代价,你的任何愿望都有可能实现……

  一

  “欢迎光临魔女堂!”清冷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空旷的殿堂里,把刚进来还没有适应阴暗的万蓉吓了一大跳。一个穿着白色汉服的淡妆美女像刚从画中袅袅走出,长袖一挥,屋里的蜡烛齐齐点亮。万蓉总算恢复了正常的视力。

  “我是魔女魔晴。你有什么问题需要魔力解决吗?”

  “原来真有魔女堂!我还以为这只是都市传说!”一脸阴郁的万蓉瞪大了眼睛。转眼,她咬牙切齿,歇斯底里地喊道:“我要报复那个臭男人!”

  这又是一个很老套的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万蓉把最美好的六年青春浪费在了李克泽身上,这个男人却勾搭上了某个有钱的中年女人,同时还在口口声声说爱万蓉,如果不是万蓉某次巧遇李克泽跟那个女人在公园里当众亲吻,还不知道自己被劈腿了呢。她火冒三丈地质问李克泽,导致二人大打出手,最终分了手。

  魔晴淡然地问道:“那么,你想怎么报复他?杀死他?还是改变他的心意让他重新爱上你?”

  万蓉的怒火被魔晴的轻描淡写扑熄了,她想了又想,支支吾吾起来:“杀死他固然好,可人一死百了,不能解我心头之恨;改变他的心意可也没什么意思,强扭的瓜不甜,他别扭,我也别扭……”

  看出万蓉杀意中尚带着一丝不舍,魔晴微微一笑:“能找到这里即是有缘,要不要我帮你,既能报复他解恨,又能重新找回一个对你百依百顺永远爱慕的男人?”

  万蓉毫不犹豫地点头道:“要!”

  魔晴递给她一粒黑黝黝的种子:“这是情人果的种子。把那个男人杀了,把种子种在他的心脏里,人的血肉会供给种子成长的营养,直到长成一米高的小树,树上一共会结出六个白色果子,分别酷似人的头、躯干和四肢。待尸体被全部吸收只剩下心脏时,情人果就完全成熟了。你把果实摘下来,按人形拼凑好,五个接缝处用你的血涂满不留缝隙,然后在躯干的心脏处挖开一个洞,把那个男人的心脏放进去,情人果就会变成一个对你百依百顺的李克泽,永远不会对你变心,是一个顶着李克泽身份却拥有全新心态的男人。”

  万蓉激动了起来,她接过种子,开始幻想一个有着李克泽的一切特征却对自己柔情万种的男人,她不由陶醉了起来,对魔晴提出的种子价五千元毫无质疑。魔女堂设施齐全,连现代化的POS刷卡机都有。

  刷过卡,魔晴微笑着取出一根手指粗细约十厘米高的红蜡烛,并递给万蓉一把刀把上刻着象形文字的小刀:“请把你的名字刻在蜡烛上,每个与我签订契约的人都会拥有一支魂烛,它的亮度象征你的灵魂纯洁度。”

  万蓉依言而行。魔晴又取过小刀,在万蓉小指上轻划了一个口子,万蓉尖叫了一声,看到自己的血从指尖滴落到蜡烛芯上,蜡烛似被血点燃,呼地着了,火苗殷红,如血如豆,亮得不可思议。

  万蓉如痴如醉地捧着芝麻大小的种子离开了。魔晴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她走进内室,把魂烛放进一个小首饰盒里。让人惊奇的是,那个巴掌大的做储物用的盒子里竟然装了上千支魂烛,有红有绿,烛身都刻着几乎看不见的小字,烛火深浅不一,蜡烛本身却似永远也烧不尽。

  半天后,万蓉气急败坏地跑了回来,看起来像是从最初拿到种子的狂热劲中清醒了过来。“我邻居告诉我,这只是粒普通的草种!你骗我!”她把种子带回家,邻居看到,她谎称是菜种,种过庄稼的邻居却这样告诉她。

  魔晴微微一笑,接过种子,将它扔进了烛火中,奇怪的是种子并没有燃起来,她捡了出来,又随手扔在地上,接着用铁锤使劲砸种子,结果种子安然无恙。在万蓉越来越惊奇的眼神中,魔晴再次划破了万蓉的手指,滴了两滴血在地上。种子立刻无风自动,迅速地滚向血滴所在的地方。魔晴眼疾手快,抹干地上的血迹,种子在地上滚了几滚,又不动了。

  “明白了吗?这是附有魔力的种子,刀枪水火不侵,唯对人的血肉有反应,所以不要用常理来看待它。”

  万蓉愤怒而来,羞愧而去。

  二

  “我想通了,大吵大闹实在太不理智了。我们相恋六年,好聚好散,今晚来我家,我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红酒,让我们大醉一场,友好分手吧。”

  万蓉刻意示好的一通电话把对她尚留余情的李克泽叫到了家中。

  倒霉的李克泽怎么也没想到,那瓶价值一千多元的红酒里,万蓉特意为他加了“好料”,喝完不过十来分钟,万蓉的脸色从笑靥如花变成了阴冷似冰,李克泽也同时昏倒在万蓉脚下。

  万蓉冷笑着把李克泽拖进了浴室的浴缸里,用枕头闷死了他,然后毫不犹豫地用刀子划开了他的胸膛。心脏虽然停止跳动,但鲜艳殷红,似乎随时都会再度跳动。万蓉哼了一声,把心脏戳了一个小口,然后把种子放了进去。种子一接触到血肉,立刻自动胀大,把心脏的缺口补满,然后抽出了浅白的芽。

  李克泽的失踪无人知晓。万蓉家的浴缸成为情人果的花盆。李克泽的身体不腐不臭,只是随着情人果树的抽苗生长而不断缩小。才一周的工夫,树就长到了一米高并结出了六个果实。果实一开始只有杏子那么大,一周后,果实变得有大有小,浅白泛红,像极了人的肌肤,而且形状也变得越来越像人的头、躯干和四肢。又过了三天,头形果已经能看出李克泽的五官了,此时李克泽的尸体已经缩小皱巴成西瓜大小。到周末时,情人果终于完全成熟了,李克泽的尸体完全被吸收,只剩下情人果树根部的心脏,但仍然鲜艳殷红如昔。

  万蓉欣喜地抚摸着头形果,果实上眼睛仍是闭着的,但栩栩如生,似乎随时会睁开眼,对她说一声“亲爱的”。她摘下轻盈饱满的果实,把它们按人形拼凑好,又割开自己的手掌,用鲜血涂抹头、躯干与四肢之间的缝隙。人血如上好的黏合剂,将零碎的肢体黏合成完整的人身。

  情人果树在果实被摘下后,立刻枯萎干燥成粉,最终只剩下完好如初的心脏。万蓉如捧珍宝般亲吻着李克泽唯一留下的遗物——心脏,然后将心脏埋进了情人果做成的躯体里。

  心脏一接触到身体内壁,立刻活了似的,抽枝散叶地蔓延出粗细不等的血管钻进了身体内。“扑通扑通”,心脏跳了起来,强劲而有力,仿佛从没有停止过跳动。随着心脏的跳跃,血液开始在身体里流动,那淡粉色的肌肤变得更加有活力,可以看到皮肤下青紫色的血管。

  睫毛轻轻抖了抖,人形果实睁开眼。不,此时应该称它为李克泽了。李克泽对正对着他目瞪口呆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的万蓉甜蜜笑着:“亲爱的,不要这样瞪着我,我会以为我突然变成了万人迷帅哥。”

  万蓉惊喜地扑进了李克泽的怀抱里,涕泪交零。

  从此,万蓉和李克泽过上了童话般的幸福生活。王子对公主嘘寒问暖百依百顺,要逛街,随时奉陪;要刷卡,眉都不皱;要上床,包君满意;要做家务,大小包办。李克泽对万蓉的好,被她的女友们称为“新时代天下第一孝”。

  然而半年后,万蓉感觉到了烦恼。李克泽太完美了,完美到他可以用种种理由来讨好万蓉,到了卑躬屈膝,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万蓉和女友们去夜店,用不了多久,李克泽就会借口她的安全问题而赶到,一副护花使者的架势,令万蓉的女友们吃味儿(吃醋),还逼退了各种意欲搭讪的男人——实际上万蓉并不讨厌这些搭讪者,在夜店无人问津的女人是令人悲哀的,而李克泽打破了万蓉成为夜店女王的所有幻想。

  万蓉也会有不高兴的时候,想跟李克泽吵架,然而这时的李克泽就是唯唯诺诺,像哄小孩子一样哄她开心,或者送花送礼物什么的,同样的手段使久了,再浪漫也会变得乏味。

  生活中没有了激情,再称心如意也会变得如一潭死水。万蓉终于意识到,女子如蒲草,希望的是有一棵大树挡在前面,有绿荫避阳,可为自己挡风遮雨。而一个没有独立思想,唯一的心思就是围着自己转的男人就像是一株菟丝子,会把自己缠到窒息。

  三

  于是,她回到了女魔堂。

  “总而言之,被这个男人抛弃时,你心不甘情不愿,满腔怒火。但被这个男人如花如宝般爱慕时,你又嫌烦嫌不自由。”魔晴用极平淡的口气道出这本应极尽讽刺之句。说完,她突然笑了,如寒冰乍裂,春风沐雨,“不过没关系,这个男人本就是个替代品,一个魔力作用下的假人而已。你不喜欢了,就用右手中指的指血涂到他的眉心间,这样你们的关系就会断开,他会变成以前的李克泽,你们各过各的生活,互不相干了。当然,你也可以继续报复,把这个男人吃掉。放心,不要有心理作用,你这不是吃人,只是在吃情人果的果实。味道非常不错,据说就像人参果一样。但要提醒你,情人果的果实不吃则罢,一吃就会上瘾,不到吃完整个果实不会罢休。”

  万蓉回到家,左思右想,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在手指间把玩。正在给她捏脚的李克泽抬头问道:“你想吃水果吗?放下刀别动,我给你削,小心伤着手。”

  看着李克泽那英俊又温柔的脸庞,万蓉心中百感交集,突然嘿嘿一笑:“要是我想吃你的手指呢?”

  李克泽认真地问:“你是说真的吗?”

  万蓉点头。李克泽拿过刀,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左手小指削了下来。伤口一点血都没有,只是泛着透明的液体,就像是刚切开的新鲜萝卜里流出的汁液,隐隐透着清香……

  万蓉冷笑着,残忍地把李克泽的左手小指塞进口中,她轻轻嚼着,那手指或者称为果实的味道甜甜的,带一点点酸,又带一点点苦,还有说不上的味道,就像是恋爱的感觉,甜蜜中带着酸苦辣咸。

  她吃完了左手小指,意犹未尽,舔着唇上那令人着迷的残汁,痴迷地对木立在她面前的李克泽说:“真好吃,能再给我一些吗?”

  李克泽二话不说,挥刀切下了自己的左手。

  情人果的果实有着令人上瘾的味道似的,万蓉在两天内就把情人果做的李克泽吃得一干二净,最后只留下李克泽的一缕头发。她放在手中把玩,痴痴呆呆,又哭又笑,最终把这缕头发扔到了窗外,大喊了一声“再见”。

  四

  两个月后,垂头丧气的万蓉又找到了魔女堂。

  “魔晴,情人果的种子还有吗?”

  魔晴了然:“你又遇到了你心仪但是对方却不爱你的男人吧?”

  万蓉羞红了脸,又很坚定地说:“这个男人是极品,幽默、性感,有钱又年轻,我一定要他爱我!”

  魔晴取出放魂烛的首饰盒子,从里面把万蓉的魂烛取出来,因血而燃的烛火变成血褐色,像半干的血,没有开始那么明亮了。

  “我开始没有向你说明,以为你会一次罢手,没想到你还会再来,所以我要告诉你,你应该付出的代价。这是你的魂烛,火焰的颜色代表你的灵魂纯洁度,初始的血红代表你开始走向罪恶的深渊。你如果只用了一次情人果并把果实最终吃掉,那么你的魂火就是现在这样的颜色,但随着你使用情人果次数的增加,你的罪恶越来越深重,你的魂火颜色也就会越来越深,到了纯黑色后,你的灵魂已经不可就药。如果你死了,你的灵魂就会归我所有,被我的魔力驱使,再无任何净化的希望,永不得轮回。这就是使用魔力的真正代价。”

  万蓉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表情微妙地说:“难道,你以为我还有回头的余地?灵魂?人活着连肉体都可能随时不保,要灵魂还有什么用?”

  交纳了一万元的种子钱,万蓉满怀希望地离开了。她的脚步比第一次离开这里时轻松多了,她的表情也比第一次离开这里时自信多了。

  魔晴望着她的背影,总是平淡的眸光中,第一次流露出怜悯的神色。

  五

  四个月后,不出魔晴所料,她又见到了万蓉。这次万蓉红光满面,穿着时尚,再次购买情人果的种子。不用说,魔晴也猜到那个可怜的极品男人又沦为了万蓉的爱情牺牲品。

  三个月、两个月、一个月……万蓉一次又一次信誓旦旦这次遇到了她深爱的男人,但一次又一次把他们变成了情人果的肥料,再把成为她爱的奴隶的情人果实吃掉。万蓉的容貌越来越年轻亮丽,气质越来越出众,财力也越来越雄厚,当然,她的烛火也到了最危险的颜色。

  当魔晴递出第六粒情人果的种子时,表情终于严肃了起来:“万蓉,我有责任提醒你,这粒种子如果没有得到善终,你的魂火就要变成纯黑了。”

  万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魔晴手中抢过种子,激动地说:“这个男人是全世界最适合我的人了,他仿佛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但他有个深爱的女友,我也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有了他,我不会再对任何男人动心了!”

  对于万蓉的家中邀约,那个男人很不情愿,但万蓉是以紧急公务做借口的(一个被万蓉吃掉的男友将自己的公司转让给了她,万蓉的公司因此与那个男人的公司有合作往来),答应只占用他几分钟的时间。

  公务谈完,男人急于离开,万蓉却递上了一杯红酒,面带微笑地说:“祝我们合作愉快!”男人一口喝尽准备离开,但万蓉却打开一支喷雾式麻醉剂,对他迎面喷去。

  之后的杀人手段,万蓉轻车熟路,闷杀,开胸。

  胸膛处的皮肤伤口流出的不是殷红的鲜血,而是透明的汁液,隐隐散发着清香。她抹了一把放进唇里一吮,果然是那种甜中又有百味交集的味道……

  万蓉一惊,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啊。她拨开皮肉,看到那颗停止跳动的心脏上果然有一个熟悉的疤痕,像是种下情人果种子时挖开的伤口。

  这个男人已经被别的女人预订了。这不是人,他是一个用情人果的果实拼凑的人形爱奴。

  万蓉又惊又怒,不知该拿这个人形果实如何是好。此时,伤口处散发出的香味更浓了,那种平时绝不会想念,但一经品尝就会如毒瘾发作的感觉,令万蓉失去了理智。她切下了男人的手,像啃咬水果一样,咯吱咯吱吃了起来。

  如果有外人看到这个场面,会感到极度恐惧。一个容貌姣好的年轻女孩坐在浴室的地板上,捧着人体残骸狠命大嚼,貌似癫狂,但万蓉却乐在其中,如食天地间最佳美味。

  突然,万蓉身子一震,脸上七色俱全,猛地将刚吞下的果实吐了出来。脸上七色如走马灯交错,很快转成了黑色,并迅速向颈下蔓延。万蓉痴呆木然,身体在很短时间内就全部变黑了,然后分崩离析变成碎粉,掉落地板,聚成一堆。

  魔晴的首饰盒里,刻有万蓉名字的魂烛突然自灭了,烛身龟裂崩碎,最终只剩下刻有万蓉名字的那三个蜡块,隐约闪烁着黑光。

  魔晴叹息:“那情人果上涂抹的是别的女人的契约之血,你居然会傻到吃掉它。彼之情人,汝之毒药。女人,你这算不算是自食其果呢?”

  首饰盒里,几千支颜色深浅不一的魂烛,烛火无风自摇,烛泪滚滚。





上一篇:地狱之门
下一篇:灵异测试—你也可能成为一个魔法师!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2-19 21:20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

© 2019 jinfopa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