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灵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0|回复: 0

香方之制

发表于 2019-2-4 04: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里之“香方”主要是玩香家自制香品之方。

  历史上有很多医药书籍,都载有用香治病之香药方,以及香铺、香厂所制愿香之简单配香方;近二十年由日本及中国台湾地区传入中国大陆不少可入品的制香,它们各自都有配方。这些制香之方于此不多论。

  品香、玩香家,皆是久耽于此道之人,他们有着深厚香品知识,加之多年玩香的实践体会,才有了各人的制香之方,有的还是心得独具之“秘方”。明末周嘉胄所作《香乘》等古籍中载有很多的香方,即属于此类。本节所列之香方有笔者自创,亦有旧家所传,今与各位玩香、品香行家共切磋。

  香方用材料

  沉香(必真品,熟香、生香皆用)、檀香(必“老山檀”)、麝香(制好之液体为主)、龙涎香(制好之液体为主)、丁香(洋丁香;庭院观赏类及所有国产丁香不用)、郁金香(西红花、郁金香花多用干货)、乳香(研粉)、苏合香(研粉)、龙脑香(梅片研粉)、安息香(研粉)、琥珀(研粉)、松香(研粉)、蜀椒(研粉)、白芷(研粉)、小茴香(研粉)、桂皮(研粉)、陈皮(研粉)、干姜(研粉)、紫苏(研粉)、细辛(研粉)、豆蔻(研粉)、砂仁(研粉)、茱萸(研粉)、白芍(研粉)、茉莉花(干花,以下所有香花多用干花,即脱水花)、桂花、梅花、桃花、玉兰花、兰花、玳玳花、荷花、金银花、百合花、玫瑰花、米兰花、栀子花、薄荷、侧柏叶和菊花。(除了沉、檀、龙、麝以及几种上篇已论的香品之外,本篇所载这些香品材料,只是配合制香之用,所以就不一一介绍其产地、性能了。)

  制香用黏合材料

  白芨(用研钵加清水研出黏汁);石斛(又名枫斗,用热水浸泡后榨出黏汁);蜂蜜(不拘何种花蜜,以枣花蜜为佳)。

  凡入品之制香绝不可用明胶及化学黏合剂。有些不专为品香所用的线香之类,可以用桃胶。

  香方举要

  古人用香伊始,并无所谓“制香”,唯使用自然生成之香料,包括香木、香草、香果、香脂等植物香及动物所生成之“原香”。“制香”是人们发现使用单一味香品时,香品固有其纯粹、自然之美,但偶因两种或数种香料杂焚于一时之际,其香气的层次、混合后的奇香,都有另一番境界。于是有人把各种香料混合,与沉香之类常用的香料同时使用,构成“复合香”。初期还谈不到“制”字,只是偶然混制,并未成为制式香方。再久之,发现某些香料宜与某些香料配合,或温清同用,或浓以辛释,或清以厚充,或厚以凉冲,等等,开始就香品之“性”分而补益,借用中医药的配伍原理,特别重视“君臣佐使”关系。于是“香方”和药方一样形成了。再结合所制香品的使用方法,使特别的香方完善了。

  制香有纯为品香家“玩香”而制;有为宗教、祭祀活动所制的“愿香”。纯为品香家“玩香”所制之香方,为本文讨论内容。为宗教、祭祀所用之“愿香”,因其用量大,而香之香气亦为不十分重要之条件,重在品香所忌的“烟”,所以商人者流往往在制造愿香时,不特重配制香方。由于晚近以来有化学合成之“香精”出现,香厂所用之香源大多为化学合成之香精,几乎取代了天然香料,所以,制愿香者多以木粉加入合成香精为之,故本文不谈愿香类制香及其香方。当然,如在宗教、祭祀活动中使用品香家所制之香,尤可见虔诚,而且品香家之制香绝不伤人。而长久使用现在大多数以木粉、合成香精所制之盘、线、塔等愿香,其大量冒出之烟足可伤人之肺,所以笔者曾多次劝说僧侣注意,少吸入殿堂上之烟气,因其必会伤人。

  下面分雅集用香方,佛堂、书房(斋)、客厅、茶室用香方,熏衣用香方和保健用香方四个方面来谈香方之配伍。

  雅集用香方

  《宋忆》

  释名:宋代品香已完全成熟,并传至日本、朝鲜。古书上也能见到当时名人配制之香方,而且宋代以品香为雅集者亦多,所以在雅集用香方中首列此名。

  用香:沉香、茉莉花(干品)、侧柏叶(鲜品)

  制法:沉香用海南熟香,削成极小方粒,干茉莉花与鲜侧柏叶叠成圆饼。侧柏叶在下,茉莉花在上,紧压,将沉香粒压入茉莉花中。制成之物为片状指甲大小香饼。宜用熏煎法。

  《双井陈韵》

  释名:双井为江西省义宁县(今为修水县)一乡名,是宋代大诗人、大书法家黄庭坚故里。黄庭坚也是品香名家,古书有其手制香饼方之记载,此香以继其旧风韵而命名。

  用香:沉香、丁香、郁金香、龙脑香

  制法:沉香与丁香共同打成小方块或削成极薄之片,或压碎亦可。沉香宜用惠安沉。丁香用洋丁香之公丁香。以此两品之混合物与郁金香(即西红花,意大利等欧洲国产西红花)之干花瓣再混合,放置于龙脑香溶液(即将龙脑香溶于清水之溶液)中浸泡三小时,取出阴干。制成之香为不聚合之混合香粗末,用时可于隔火片(金、银、云母皆可)上先置一层西红花,上面再置此香煎之。

  《二苏旧局》

  释名:苏轼、苏辙兄弟为宋代大文豪,书画家、诗人,也是有宋一代玩香名手。他们都有自制香品的记载。雅集者为文人雅士,故托苏轼、苏辙二人之名命之。

  用香:沉香、檀香、乳香、琥珀、蜂蜜、茉莉花

  制法:沉香、檀香削成小方粒或压碎,乳香、琥珀研粉。以此四物混合于适量蜂蜜中,最好用枣花蜜,取用为丸。再以干品茉莉花滚于蜜丸之外,阴干。此香丸可煎可熏,制成较大者亦可充香囊之用。

  《翠云龙翔》

  释名:此香以香气可品、烟态可爱,用于品香雅集中,焚烧之际以香烟缭绕,经久不散为特征。善做香之里手或能演绎成云龙之奇,故名。

  用香:檀香、降香、陈皮、丁香、龙涎香、白芨

  制法:檀香必用印度老山檀,和降香共打细粉。陈皮、丁香打粗粉。龙涎香制成溶液。将檀香、降香细粉混合于陈皮、丁香粗粉之中,掺入龙涎香溶液,摊开,阴干。将白芨于粗瓷碗中加水研出稠汁,以适量加入已阴干之檀、降、陈、丁香之粉中,制成塔香,烘干即可使用。另有用台湾香人所制之艺术香炉时,以此香中通,焚时可见直烟、下行烟、瀑布烟各种形象。

  《华帏凤翥》

  释名:因雅集中或有女士,女士取香多以妩媚、甜甘为重,故此香之制也以甘甜温和为用,故名。

  用香:郁金香花、熟沉香、苏合香、茱萸子、干姜、蜂蜜

  制法:郁金香花鲜用,捣烂成泥。沉香研为粗粉。干姜、茱萸子研为细粉。苏合香溶汁。将熟沉香粗粉先混合于郁金香花泥中,再与蜂蜜和干姜、茱萸子细粉相混合,捏压成片,置于苏合香液中,随后取出阴干,再焙火干透即可焚用,亦可煎熏。

  《体仁圆》

  释名:因此香以纯净奇南香为主,配以印度老山檀香,两者混合,再通于养生之品,以体认仁心,故名。

  用香:纯净奇南香、印度老山檀、砂仁、豆蔻、蜂蜜

  制法:印度老山檀打成细粉。纯净奇南香置清水中洗净土杂,阴干,打粗粉或削成小方块。砂仁、豆蔻以鲜者为佳,打泥。先以砂仁、豆蔻混合加入适量蜂蜜,再加入檀香粉,合为丸,如梧桐果大小。最后压入纯净奇南香小方块或粗粉,压饼,阴干。用时焚煎两宜。

  《保和饼》

  释名:雅集以和谐为第一,保其和气、保其通谐,故此香饼以保和为名。

  用香:沉香、檀香、龙涎香、百合花、蜂蜜

  制法:沉香用玫瑰花水洗净,阴干、烘干,研成粗粒。檀香(印度老山檀)打细粉。将粗细两种香粉混合后置于百合鲜花中捣泥,阴至半干。再合入蜂蜜中捏成饼状,阴干。洒龙涎香溶液,焙干即可。煎焚两宜。

  《南朝遗梦》

  释名:魏晋南北朝时期,逸趣恒多,尤以雅士清谈、文人“服散”为一时之风气。此香方为散制,而香气泠洌,似有醒梦之用,故名。

  用香:檀香、龙脑香、桃花、细辛、丁香

  制法:以龙脑香溶于水中,制成浓度较高之液体。将印度老山檀香片及桃花干品、洋丁香干品浸于龙脑香液体中,久之,取出阴干,再焙脆,研成细粉。将细辛少许研成细粉混入檀、桃花、丁香粉中,即可以隔火片熏之。

  佛堂、书房(斋)、客厅、茶室用香方

  佛堂是信徒烧香处,而所烧之香,一般信徒是不太讲究的,但能有烟即可,甚至有用市场所售之劣质制香。所以走进佛堂但闻一种“烟气”,而少闻有良香之气,这种现象甚至出现在寺院之佛殿。其实,此为大谬,盖佛殿、佛堂本应妙香氤氲之处,因而一旦进入,精神一振,悲喜心生起。所以,我以为佛殿、佛堂宁少烧香,一定要焚好香。所以此节专设佛堂香方。书房(斋)、客厅、茶室(这里指自家或私人茶室,非茶馆之类)环境清雅,人数稀少,所以用香尚雅。本节所及之佛堂、书房(斋)、客厅、茶室之香方大致可通用。

  《定外》

  释名:佛家讲戒、定、慧。在打坐、禅修时都以入定为最殊胜境界之一,而静坐为入定起步,往往有一香相伴,此香为定外良友,故名。

  用香:沉香、龙脑香、石斛

  制法:以沉香削成小方块。龙脑香碾成极细粉。石斛(此物越肥大,性越优良)以温水浸透,用石臼杵成泥,以纱布滤出黏汁。将沉香、龙脑香混入,将取汁后之石斛焙干,打成细粉,加入沉香、龙脑香、石斛汁之混合物中,紧压成塔状柱。用时焚之。

  《妙篆》

  释名:篆香即以香粉印于模中,有万字、寿字、云纹等不同的模子,而模子要置放特制香炉中,所以用此香时须有匹配之香炉。

  用香:沉香、紫苏、松香、降真香、龙脑香

  制法:降真香、紫苏、松香都打成细粉。龙脑香及沉香打粗粉(或将沉香削成小方粒,龙脑香压碎成粗粉)。混合时降真香、紫苏、松香之细粉充分搅拌,使三者混合如一,后加入沉香小粒。这种混合香在压纹之前,先加一层龙脑香于印模之底层,不可多,疏疏即可,然后再将混合成之香粉压于模中,点燃。

  《青麟髓》

  释名:此为笔者儿时常用墨锭之名。因我记忆中此墨每次研用时,清香入鼻,走窜极快,醒脑振神,每于临池之际增加不少乐趣,所以一字不改用以制香锭,故名。

  用香:沉香、檀香、龙脑香、麝香、玫瑰花、细辛、蜂蜜

  制法:沉香打粗粉,檀香打细粉,但这两种香在打粉之前都要加入麝香水中浸泡。麝香溶液制法为,取麝香仁若干,溶于清水中,久搅拌,使之充分溶解,严封置冰箱中(此法为使用麝香重要方法,除非特殊标明用麝香粉之处外,皆如此)。取用时,视沉香、檀香用量之多少而定其量。浸后之沉、檀阴干,再打粉。玫瑰花用干品,与龙脑香同时捣烂,与沉、檀制好之粉混合。取少量细辛研成极细粉,混于适量蜂蜜中。以此蜜和上述香粉和成丸,再压成饼塔状,焚熏皆宜。

  《杏坛霭》

  释名:孔子在曲阜授徒之地称“杏坛”,想见当年师弟问学,其乐融融,何等气象。云来风往,自有林霭相护,彼时可能还无今日之香品。但以心度之,可能有焚松柏枝叶之举(先民祈福祭祀早于孔子时已用),故有此名。

  用香:沉香、郁金香、松香、侧柏叶、茱萸子、栀子花、蜂蜜

  制法:沉香用奇南,削成小方粒。郁金香用其根茎,焙干打粉。松香、栀子花、茱萸子,皆烘干,打细粉。侧柏叶鲜用,捣泥,和以适量蜂蜜。将和蜂蜜、侧柏之泥状物混入郁金香、松香、栀子花、茱萸子之细粉,压成香饼,两面粘满奇南香之小方粒,焙干待用。此香亦可制成较粗之线香或塔香,焚熏用皆可。

  《花间露》

  释名:因此香以多种香花制成,且可制成香丸、香液,故名。

  用香:檀香、桃花、玫瑰、百合、荷花、丁香、麝香

  制法:印度老山檀香打细粉。桃花用鲜花,玫瑰用干花,百合花用“香水百合”鲜花,荷花用鲜白荷花。以上四种鲜干花浸于麝香溶液中,麝香溶液宜淡。浸一夜,取出捣泥混入檀香粉,如制香丸可和入适量蜂蜜。如制露则以纱布过滤,取其浓液,用时以瓷盘承之,在特别熏香炉(欧洲有特制之瓷炉,下置酒精灯)上熏出香气。此法在欧洲及阿拉伯世界多用之,不过伊等多以香料萃取油和水而熏之。如用洋人之炉,而以此香液熏之效果更佳。

  《一团和气》

  释名:此香宜于客厅中用,来客交往最重和气,而此香用荷花为基,取其谐音,故名。

  用香:沉香、檀香、龙涎香、苏合香、西红花、菊花、荷花、白芨

  制法:沉香锉成碎粒。檀香、苏合香打细粉。西红花、菊花都用干品打成粉。荷花取新鲜白荷捣泥。以荷花泥加少许龙涎香溶液,置于雪柜中,经一昼夜,取出与檀香、苏合香、西红花、菊花打成之粉混合成泥。加入适量白芨汁(白芨蘸水,慢慢磨于粗瓷碗盘之上,即可得浓黏之白芨汁),压成荷花型香饼,于饼反正两面粘满沉香碎粒,阴干即成。熏闷皆可。

  《紫气东来》

  释名:传说老子出关,有紫气自潼关向东漫发,是富贵吉祥之意,所以每至春节,所用桃符多用“紫气东来”为额。此香宜春节时客厅焚用,故名。

  用香:降真香、檀香、丁香、乳香、松香、梅花、龙涎香、蜂蜜

  制法:降真香必用海南黄花梨老根,檀香用印度老山檀,绝不可用澳大利亚新山檀,共打细粉。丁香以洋丁香之公丁香,打粗粉。乳香、松香打细粉。取少量龙涎香纯白色粉末与鲜梅花捣泥。先把檀香、降真香、丁香、乳香、松香之粉,由适量蜂蜜和泥,再将此香泥与鲜梅花、少量龙涎香之白泥,分三层捏合成香饼(上层是降真等香泥,中层为梅花泥,下层是此两泥混合之泥)。再制成塔状,高二寸,焚用,用配黄花梨盖之古铜炉为上佳之选。

  《静中趣》

  释名:先师茂林先生每为人作书,不欲多写字时,往往以两字之句付之。常用之字句有“静趣”二字。一次我在友人处抬头看见此二字,他房中正好焚一炉好香,我二人相对无语,一种静中之趣得之于心,至今记忆犹新。今制香方,以此三字为名。

  用香:琥珀、玳玳花、金银花、薄荷叶、沉香、白芨

  制法:琥珀研粉。玳玳花、金银花皆用干品研碎即可。沉香碾为碎粒。薄荷叶用鲜叶取汁。将琥珀粉、玳玳花、金银花之碎末和于薄荷叶汁中,捏成香饼,用白芨汁(取汁法见前)适量黏合之。然后以香饼双面粘上沉香颗粒,阴干即成。可做成塔状或粗条状,焚熏两宜。

  《汉唐月》

  释名:我曾为吾友茶艺馆主人配合一茶方,即以六安瓜片配君山银针所成。盖瓜片之肥与银针之瘦,正有环肥燕瘦之喻。此香以荷花之肥,配西红花之瘦差可方之,故名。

  用香:荷花、西红花、沉香、石斛

  制法:荷花宜用鲜荷花,取花瓣而整体焙半干,西红花亦整条用。将西红花卷于半干荷花之中,压紧,切小块。沉香以原香片削成与荷花卷同样大小,两香片中以石斛汁粘紧(石斛以热水泡开,少加水捣之,取其浆汁),然后阴干,再焙干。用时熏煎皆宜。

  《傍琴台》

  释名:古人抚琴必有佳香为伴。讲究的琴手,无香不抚琴,此香既要气雅,更取烟清。缥缈、神秘,如遇国手,听觉、视觉、嗅觉三者皆雅,其清福皆在琴台之侧也,故名。

  用香:沉香、降真香、龙涎香、龙脑香、白芨

  制法:沉香用奇南,降真香用海南黄花梨根,共打成极细香粉。龙脑香用真梅片,研细粉。龙涎香用色白上佳者,少量研细粉。混沉香、降真香细粉,再加上龙涎香及梅片混合的细粉,和以白芨汁阴干,抽为细线香,烘干即可焚用。

  《晚唐梦》

  释名:诗至晚唐,格律、技法已完备。然斯时世事多变,江山时时易主,士子常处政治之外,自由不羁,其诗作也常如在梦中之境,而旖旎风流之情怀,为历代之最(所谓“江山不幸诗人幸”或此之谓欤)。配制此香亦取其温柔蕴藉可人之趣,故名。

  用香:沉香、兰花、丁香、茉莉、玉兰花、桂花、蜂蜜

  制法:兰花、茉莉、玉兰、桂花皆取其鲜花,入臼中捣泥(如不能全取鲜者,必须有茉莉之鲜品或玉兰为鲜品)。丁香研为细粉,沉香研为粗粒。丁、沉二香之混合香,置于花泥中再捣,加入适量蜂蜜,和成丸,再压为香饼,阴干后,再烘干。取用熏法。

  《蔚宗遗风》

  释名:汉范晔字蔚宗,著《合香方》,黄庭坚《有闻帐中香以为熬蜡者戏用前韵》诗中云,“我读蔚宗香传,文章不减二班”,故名。

  用香:沉香、降真香、龙涎香、石斛

  制法:降真香用海南黄花梨老根,打细粉。龙涎香用纯白者少许,研细粉。两物混合用石斛汁适量和为香饼,压成薄片。沉香用海南熟香为宜,锉成粗粒,摊于降真香、龙涎香之薄片上,卷成条状,压紧。阴干,再烘干、焚用。(石斛用热水泡涨捣烂,取黏汁,所余石斛烘干亦可与降真粉共用。)

  《红袖篆》

  释名:古人有“红袖添香夜读书”之句,此香为士子读书之伴香,尤以中夜不眠、与书共度风清月明之际,焚此不啻红袖为翻黄卷,故名。

  用香:沉香、檀香、龙脑香、茉莉、米兰、龙涎香、百合花

  制法:沉香、檀香切片,上洒龙涎香液(龙涎香液制法见前)凡三次,阴干。檀香打粉,沉香锉粗粒。龙脑香与茉莉、米兰两种干花共捣为碎粒。将鲜百合花捣泥。先将龙脑、茉莉、米兰之碎粒和于百合泥中,压片,烘干。然后与檀香粉混合,再打成细粉。混合粉与沉香粗粒入篆模中,成形于篆香炉中焚之。

  《明德馨》

  释名:《尚书·君陈》有“明德惟馨”。馨者香也,可闻之香,名曰馨。可意会之香气为君子之香、王者之香,故称其为德馨。《陋室铭》云“唯吾德馨”,此香以一味沉香精制而成,故名。

  用香:沉香、麝香、龙脑香

  制法:用上好海南熟沉香,先去其浮尘,以清水浸透,用银钩将沉香外层之土质全部剔除,再以清水漂洗三次。浸入玫瑰花水中浸泡一昼夜,取出阴干,再焙干。置瓷罐中半月,复其香性。用时取出。先配龙、麝溶液,即以极好龙脑香溶于水,再取麝香仁,以热水溶之,久搅至全溶,凉后两种溶液相合,洒在制好之沉香片之上。凡三次,密封置阴凉处,不可日晒。三十日启封,取出沉香,于花荫处阴干,后焙干,切成小方粒,即可隔云母片,最好隔金叶煎用。

  注:制此香时,麝香仁用藏麝之当门子最佳。然其用量最关紧要,如沉香片置花木前阴干时,花木凋谢或萎死,则此香用麝太多矣,即不可轻用,须打粉另掺入其他香方(如《二度梅华》)中用之。

  《二度梅华》

  释名:梅花一年开两次为梅开二度,其花必华(色旺)。古代人才用久一时休致,若再起复为用,则老道弥坚。其用也,非后进小子可比。此香用《明德馨》旧制之沉香,故名。

  用香:制沉香(即《明德馨》中之制沉香)、梅花、侧柏、松香、苏合香、白芨

  制法:取早制之沉香(即曾以麝香、龙涎香水制过的精制沉香,因其用麝香过多,陈置而去其多之沉香片)打粉。以梅花、侧柏之干品打粗粉,混合于沉香粉之中。松香少量与苏合香碾细粉。以少量白芨汁(磨白芨取汁法见前),先混松香、苏合香粉压成薄片,烘干打粉。此粉与沉香、梅花、侧柏三物所成之粉混合,取适量白芨浓汁搅拌成泥,制成香饼,阴干,再焙干即可。取以焚煎闷香之用。

  《华勋印》

  释名:苏东坡有诗《子由生日,以檀香观音像及新合印香、银篆盘为寿》云,“……晚遇斯须何足云。君方论道承华勋”。此乃仕途正隆,大有作为之喻也,此香宜官厅、客厅接待官场中人,使之附庸风雅也,故名。

  用香:檀香、丁香、郁金香、桂花、龙涎香、蜂蜜

  制法:檀香用印度老山檀,切条浸于龙涎香溶液中(龙涎香液制法见前),泡三昼夜取出,阴干打粉。丁香用洋丁香之公丁香,郁金香用根茎焙干,桂花用干品,三种香锉粗粉。以此粉混合檀香粉中,加适量蜂蜜制成粗线香焚用。或将丁香、郁金香、桂花干品三香打细粉,混入龙涎香制过之檀香粉中,再加少量海南沉香粉用为篆香。印模可取福禄寿之类,以篆香炉焚用。再有此香中加入砂仁粉、白芍粉、豆蒄粉(砂仁、白芍、豆蒄都取干品碾磨为细粉),唯檀香粉减半,炼蜜为丸,服用可消食、化郁、开胃、除痞,是一味家传必备良药。

  《翠和祥云》

  释名:此为茶室所制之熏用香品也,以烹茶之翠云霭气,与熏出之香雾,轻曳在茶烟香气之中,一片祥和,静志养心。此正茶与香配合生成大雅,故名。

  用香:沉香、茉莉、蜂蜜、龙涎香

  制法:用海南熟沉香,以清水浸之,银钩除未尽之木质,及剔去旧土,用纯净之香锉成粗粒。取色白质佳之龙涎香少许,与适量蜂蜜相和,将沉香粗粒与此膏相和成小块状。取茉莉鲜花碾成泥。将沉香与蜂蜜、龙涎香所和成之小块裹于茉莉香泥之中,压制成香饼,阴干,烘干,熏香用,不出烟最好。或制成极细条线香,于茶室烹茶之际燃之。

  《宣和龙圆》

  释名:此香之名借宋徽宗制茶之旧名,化而用之,因此香为茶室专用,而且可以共茶同泡饮,故名。

  用香:沉香、茉莉花、玳玳花、玉兰花、桂花、玫瑰花、蜂蜜

  制法:用海南沉香或香港沉香之生香,或用星洲沉香之佳者,此方中沉香最宜生香,不取土熟之品。将生沉香用刀削成薄片,置于蜂蜜中,浸泡两周至一个月。蜂蜜用枣花蜜、槐花蜜皆可。把茉莉花、玳玳花、桂花、玫瑰花入臼中碾成泥,如干品则打成粗粉。玉兰花取白玉兰,以鲜花瓣入清水洗净。把四种花泥(如干品则以蜂蜜拌成泥状)抹于玉兰花瓣上,烘干、打粉,再以蜂蜜和之,压成薄片。用蜂蜜粘于已备好之沉香片上,阴干后再烘干即成。使用此香时,将花泥一面置于云母片上熏香。或以电香炉煎之,亦将花泥面向下,待香气大出时,开炉翻过沉香面向下,煎之。待香气出尽,此香圆已成炭状,不可弃之,用以煮水泡普洱茶、岩茶以及所有紧压茶饼、砖、沱皆可,唯不适绿茶、白茶类。

  熏衣用香方

  古人用香熏衣是很平常的事,凡官员面君、学生拜师、高尚宴会以及相亲会友,大多有以香熏衣之举。古代男士尤重,几于当代女士用香水同。唯如今之香水以化学手段合成,并取之甲醛、乙醚、甘油等化学物质,如用劣质香水伤人不浅,所以今人于用香远不如古人之健康。古人熏衣之香,更取其天然,因衣服近体,与人接触多,所以要与养生共论。另外现代制衣有化纤物品,此质地之衣物则不宜熏香,纯棉、纯丝之质地衣服最宜熏香。日本“香道”表演中有一节目即为熏和服,可见熏衣传之东洋亦同。

  《百花氛》

  释名:花香宜人,若当春季与友人共坐于香花丛中,春风拂身,其乐何及。以多种香花制成之香饼,此香置之衣柜,犹衣之架于花丛,故名。

  用香:玫瑰花、菊花、米兰、栀子花、茉莉花、檀香、龙涎香、白芨、龙脑香

  制法:此香制法有两种。第一种制成香丸,以玫瑰、菊花、米兰、栀子花之干品,碾粉。鲜花茉莉捣泥和粉于泥中,加适量龙涎香粉,以白芨汁和之,压成香饼。再以白芨汁和檀香粉(檀香用印度老山檀打成细粉)压成纯檀香饼。两饼复合压之,阴干后成香丸,烘干,以薄纱包裹置于衣柜中,名为“百花丸圆”。第二种制法,玫瑰、米兰、栀子花、茉莉花都用鲜品,去菊花不用。全部浸于龙脑香溶液中三日,取出碾成膏状,再加适量龙脑香粉,紧压之。再与白芨汁共捣,加入适量檀香粉,趁未干即以薄纱布分块包裹,轻压成饼,再以纱布封之。阴干后即可入柜(此第二种香不用龙涎香而改为龙脑香溶液,龙脑香本为树脂结晶,极易溶于水)。

  《东瀛旧制》

  释名:予常做客日本,见其香铺中所售香品,尤以京都“松荣堂”之制为佳,其中有二款名“伽罗香”、“天人香”者,系使用沉香、檀香、冰片为主,外加一部分干花,共锉为小颗粒。其制虽精,要亦平常之物,所发之香气,予以为过浓,尤其冰片之用太过抢味,今取其主要香品而去其过浓之物,改良之,故名。

  用香:沉香、檀香、米兰、玉兰、丁香、龙脑香、龙涎香

  制法:沉香洗净去土,阴干后上洒龙涎香溶液,凡三次,阴干、焙干,打细粉。檀香取印度老山檀(不可用澳洲新山檀)打细粉。丁香用洋丁香之公丁香,打细粉。此三种香粉按比例混合之。米兰花与玉兰花干品碾碎,混入香粉中。龙脑香以适量为佳,碾粗粉与前所制之香粉混合。取一纱布袋盛之,紧其口,置衣柜中,或悬于室中。

  《香风常随》

  释名:以香熏衣后留香甚久,穿着外出,动则生香风,而能常相伴随,惹人亲近,故名。

  用香:沉香、檀香、龙涎香、苏合香、茉莉花、百合花、龙脑香

  制法:用海南沉香洗净,打粉。印度老山檀香,与龙脑适量同时打成细粉。茉莉花干品、百合花鲜花同碾成湿状片,加少许龙涎香再研细。然后除沉香外,再合一臼内细碾,出而阴干、烘干即打成细粉。将沉香粉混入打好的混合香粉中,再以鲜百合花捣泥,与置配好之香粉共研成半湿半干之泥状,压成香饼阴干。外裹以纱布,做成棋子大圆饼,烘干,置于衣柜中;或再重研为粉,以纱布包裹,置于衣柜中。

  注:因现代有电香炉,可以无明火低温熏香,所以凡熏衣之香品都可以置于电香炉中,以小火力发香。发香后置之于衣柜中熏衣效果极佳。此法可以用沉香原片、檀香薄片直接使用,替代香方所制之香品,效果亦佳。

  保健用香方

  中国医学自两千年前就有以焚香结合祝由治病之法,至一千年前已有单独用熏香、焚香治病之法。历来香方大都有保健作用,特别是制香的香品又有很多中药材,沉香即为名贵之中药(台湾地区至今仍视沉香为药材而进口)。以下记录几款保健香方,此类香方在客厅、卧室乃至书房皆可选用。

  《祛邪化滞圆》

  释名:沿用典型中成药名,然此香圆只可焚用不能服用。

  用香:沉香、丁香、砂仁、紫苏、麝香、白芨、龙脑香

  制法:沉香先洗净去土,浸于淡麝香溶液中一昼夜,取出阴干,打细粉备用。丁香、砂仁、紫苏与适量龙脑香共同研磨成细粉,备用。白芨磨取黏汁,分两次掺入两种香粉,为两丸。上置沉香粉丸,下置丁香、砂仁、紫苏、龙脑香之香丸,共压制成一香饼,宜焚之(此香应于午后焚用)。

  《清心饼》

  释名:以香料走窜,醒脑清心,曾入丸散膏汤。此香饼以焚成之香入鼻,通肺心,较之服食更宜。

  用香:沉香、细辛、蜀椒、白芍、龙脑香、西红花、白芨、桂皮

  制法:沉香洗净,研成粗粉。蜀椒、龙脑香、西红花、白芍、桂皮共研成细粉。以少量细辛碾成粗粉,混入蜀椒、龙脑香、西红花、白芍、桂皮共研成的细粉中。再研成更细的粉,加入适量研磨之白芨汁合成香饼,趁湿双面压入沉香粗粉,阴干,再焙干焚用。此香饼宜清晨饮茶时焚用。

  《天水香》

  释名:天一生水,此方六味香品都能入肾,肾水旺可滋命门之火,水火相济,为男子益精补气壮阳之良品,用之应时可得大益,故名。

  用香:沉香、茱萸、苏合香、琥珀、桂皮、干姜、蜂蜜、黑豆

  制法:先将茱萸、苏合香、琥珀、桂皮、干姜焙干。再以黑豆用文火取汤,用此汤将焙干之诸品浸软,碾成半湿状泥,阴干,再烘干,研成混合粉。沉香取海南熟沉,洗净,去其残木,打粉。然后以两种香粉混合,加入适量蜂蜜制成小香饼,阴干再焙干。此香可焚、可煎。如煎用,其香尽所成之炭,研磨,以淡盐汤冲服,可治心肾不交诸症。

  《安魂香》

  释名:沉香之用,有安神助眠之功效。制成后一缕清香能入神窍,其安魂定魄之功用甚著。以安神之香品焚成抚魂之清烟,故名。

  用香:沉香、安息香、乳香、白芷、小茴香、蜂蜜

  制法:沉香洗净,趁湿和安息香,入臼中共捣成粗粒,加乳香再捣成细粉。白芷、小茴香以淡盐水浸泡三小时取出,焙干,研成细粉。将两种香粉混合再研成极细的粉。以模制成篆香(印香),睡前焚用。如以此香粉和入适量蜂蜜,制成香丸(如绿豆大小),以煎香法用之。香气出尽再以所余之其灰丸,于睡前以水冲服,亦可安神消食。

  《香语饼》

  释名:汉侍中刁某,年老有口气,帝赐以丁香口含。后人以为丁香可去口臭。典故出自“含香”面君之官,故名。

  用香:丁香、龙脑香、沉香、茉莉花、薄荷、蜂蜜

  制法:丁香用南洋产乔木丁香花之公丁香,打粉。以薄荷与茉莉花干品碾成粗粉。龙脑香和沉香研成细粉。将两粉混合再研成极细粉,加入适量蜂蜜和成丸。压饼,阴干,再焙干。煎用。若以此香取为口含之物,唯须稍煎出香时用之,或与冰糖同时含于口中,亦佳。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

© 2019 jinfopa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