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kindle灵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6|回复: 0

“大陆媳妇”的逆袭

12

主题

59

金钱

71

积分

积分
71
发表于 2018-12-4 09: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分享和下载更多同类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何莹莹和商家

  因两岸文化不同,女硕士何莹莹嫁到台湾后,每天必须在公婆面前下跪请安,相夫教子不再工作。不久后,婆家的公司开始走下坡路,何莹莹欲出手相助,婆家仍要求她谨守妇道。为了活出自我,何莹莹一边照顾两个孩子,一边做起了并不被台湾人看好的电商。

  一晃几年过去,婆家的公司即将倒闭,何莹莹的电商生意却风生水起,她与当地多家品牌签约,还做起全球购。公婆这才认识到自己老了,思想已经跟不上时代,主动为儿媳打起了工,何莹莹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女律师为爱赴宝岛

  何莹莹是重庆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法硕士,毕业后进入国内某知名律师事务所上市组工作,后被挖入某国企任上市部门负责人。在工作中,她认识了从台湾来的陈伯雄。陈伯雄是台湾彰化县一家美容和文化公司的总经理,当时即将从中央财经大学硕士毕业。两人2010年结婚后,何莹莹辞职跟着陈伯雄来到彰化待产。

  “来到台湾我才知道,与我们内地比,这里显得特别传统和守旧。”比如,作为新媳妇,何莹莹必须每天早晨和丈夫一起跪在公婆面前请安,即使她挺着个大肚子也不能例外;对公婆必须绝对服从;如果何莹莹跟丈夫吵架,被批评的一定是她。其实丈夫只是名义上的总经理,真正当家的还是公婆。而且台湾很多女子婚后便在家相夫教子,不再工作。“我在娘家是独生女,在单位接触的都是高端人士,哪里受过这等委屈?我就跟伯雄抱怨说:即使我从前不是公主,也差不多是贵妇,凭什么到了你们这里就成了‘跪妇’?伯雄却说:这是中国人几千年传下来的规矩,必须遵守。还说,总有一天你也能够熬成婆婆的,怕什么?”

  何莹莹哭笑不得,她想出去工作,但台湾并不认可她的律师资质。彰化乡下的生活非常寡淡和清冷,和许多大陆新娘一样,何莹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日子只能凑合着过。

  “2012年,婆家的公司在经营上出现了问题,销售额开始大幅度下滑。”其实,类似的情况在内地早就出现了,主要是受电商的影响。但内地提出“互联网+”的经营模式以应对,何莹莹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就建议丈夫引入电商模式。谁知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婆婆否决了:“电脑害了多少人你们不知道吗?你娘家在大陆,你整天趴在电脑前跟他们聊家长里短,我们尽量理解你,但想用电脑来拯救公司,不可能!”何莹莹想跟婆婆解释,被丈夫用目光制止住了。

  何莹莹在工作

  从相夫教子到“不务正业”

  离何莹莹家3公里外,有个名叫肖啸的女子是来自湖南的小媳妇,时间一长,两人就成了好朋友。肖啸的婆家是做礼品与教具的,近来经营状况也是大幅滑坡。“我连给宝宝买尿不湿的钱都要向婆婆伸手。我跟老公当年结婚是‘先斩后奏’,婆婆至今耿耿于怀,所以经常给我脸色看。”肖啸要求在家族企业中做文秘工作,但婆婆不给她开工资:“你是咱家媳妇,在自家企业里出点力是应该的。”

  两个小媳妇吐完了苦水,不约而同地想到:没有经济地位,就没有家庭地位。我们都受过高等教育,台湾不承认我们的学历和工作资质,婆家也不支持,孩子也离不开自己,不如待在家里做电商吧。两人一拍即合,何莹莹注册了一家网店,专做美容和文化用品,肖啸则做礼品和教具。

  两人的公婆和丈夫都不支持她俩,何莹莹的婆婆说:“你以为做生意是小孩玩过家家吗?”她还把这事当成笑话告诉朋友。陈伯雄说:“你要理解父母,他们得在弟妹和我们之间摆平关系。”于是,何莹莹提出自己可以按批发价从家族企业中用现金拿货。但婆婆仍不答应:“我可没有时间陪你们年轻人玩。”实在没办法,何莹莹只好经营其他商品。

  何莹莹不会开车,她的出行全靠丈夫接送,丈夫居然会跟她算油钱,说:“我这是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再说,我的工资也很低,要个油钱并不过分。”何莹莹跟肖啸一聊,两家的情况居然差不多:“我们连跪都跪了,还怕给油钱?给了也好,也就不欠他们的了,谁让我们嫁了台湾丈夫呢?”

  做电商并不是她们想象得那样简单,有时候商品缺货,就得到外面去调,坐公交耽误不起时间,如果让丈夫送,扣掉油钱,不仅不赚还赔本。“有一天我在家里仓库一角发现一辆已经废弃了很久的破摩托车,一打听,说几年前丢在那里时还好好的。”何莹莹征得婆婆同意后,让丈夫帮忙把摩托车推进修理部,花了1500多元新台币,摩托就能骑了。“这下再外出就方便多了。”肖啸见状,也买了辆旧摩托骑了起来。

  长辈们见何莹莹要么风风火火地骑着摩托车乱跑,要么整天抱着电脑“不务正业”,很多亲戚开始跟她有了小摩擦。后来她努力跟丈夫争取,终于把家搬到台中,小两口才有了自己独立的生活空间。“回想起来真不容易,骑摩托免不了磕磕碰碰,那一年我摔了三四次,手、脚、胳膊肘和膝盖等处都受过伤,但也赚了10来万元人民币(约50万元新台币),我和孩子花钱就不用求人啦!”

  何莹莹发现台湾不少人都有购买大陆商品的需求,于是她把重庆的一个堂妹动员起来,想办法把大陆的商品卖到台湾。结果大获成功,一年就赚了30多万元人民币。“台湾有鼓励进出口和海关抵扣制度,比如同一个公司或法人,往同一个目的地卖出(出口)价值100万元新台币的商品,同时又买入(进口)100万元新台币的商品,那么税率就特别低,运费也基本可以抵消。”由于生意忙不过来,何莹莹不得不雇了一个帮手,一年后又增加了一个。

  何莹莹在工作

  “大陆媳妇”的逆袭

  与何莹莹的电商越来越有起色相反,2016年秋,婆家的公司再也撑不下去了,准备关门大吉。当陈伯雄告诉母亲,何莹莹一年经销化妆品和文化用品价值超过500万元人民币(约等于2500万元新台币),超过家族企业70%的产值时,她大吃一惊。在陈伯雄的再三劝说下,婆婆也走投无路了,这才答应让何莹莹参与经销家族企业的商品。

  通过近两年的努力,何莹莹基本上把家族企业的陈货销售一空,资金全部回笼,并用销售带动生产,企业居然起死回生了。何莹莹的网店也盈利70多万元人民币,成了家中的顶梁柱。

  公婆和丈夫不得不重新审视何莹莹这个“大陆媳妇”和她的电商生意。“在台湾,‘大陆媳妇’这几个字是带有贬义的,有矮人一等的意味。从那以后,婆婆向别人介绍我时,再也没用过这几个字,而是说‘我们家莹莹’。不仅如此,当婆婆真正认识到电商的重要性后,还把家族企业的销售工作全部交给我打理,她甘愿在我手下打工。”

  提起堂堂硕士做淘宝是否有点大材小用,何莹莹说,她现在已经开始拒绝一些纯代购的订单,而是转为发掘更多台湾当地的好东西,签下一些台湾原创设计师,做专门独家代理运营:“未来我希望能用兴趣驱动自己,也帮助台湾同胞提高对电商的认识,尤其能把台湾更多好吃、好玩、好用的东西传递到内地去。”






上一篇:一个人正在走上坡路的3个迹象
下一篇:日本北海道小樽的著名国立大学小樽商科大学(おたるしょうかだいが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金kindle_灵异事件_恐怖小说漫画  

GMT+8, 2018-12-16 09: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9 jinfopa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