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灵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3|回复: 2

世界神话中十大最可怕女巫都是什么?

发表于 2018-12-2 09: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界上真的有女巫吗?女巫和魔法,这两个词令每一个人着迷。前一刻,生气的村民们也许还在怀疑为什么村镇的女人们正变得越来越独立,下一秒便有人在想前一晚泡的草药茶到底是一剂药水还是仅仅只是一杯劣质的茶水。许多代以来,女巫在民间传说中便是智慧与罪恶的代名词。

  10.奇奇莫拉(Kikimora)

  奇奇莫拉,她的名字的发音十分有趣,是一个无论如何要被首要尊重的家庭精灵。奇奇莫拉是一位女性,是杜莫伊或是男性家庭精灵的妻子,她的出没总是伴随着湿湿的脚印而为人所知。奇奇莫拉中译名奇奇莫拉,鸟面鸟足,波兰的家中妖精。
360截图-1543604718.jpg
  キキーモラ《Kikimora》出身地:斯拉夫

  中译名奇奇莫拉,鸟面鸟足,波兰的家中妖精。她能够帮助家人做家务事,但是对于懒惰的主妇,她会让孩子在夜里做恶梦。在现代,“奇奇莫拉症候群”被用来称呼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电脑依赖症患者。因为这类人群一般也是面色苍白形容枯槁,手指细长,而且成天缩在屋子里,正如传说中的奇奇莫拉。

  那么,是什么让奇奇莫拉成为一位你不愿招惹的女巫呢?

  事实上,她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对人们没有恶意,但她一旦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她会吹口哨,打碎盘子,把东西仍得到处都是。你最好给她一定的尊重,否则你就得面临所有东西都被打破的下场。

  9.喀耳刻(Circe)

  喀耳刻是荷马《奥德赛》这部小说中一位有名的女巫,一直居住在一个叫做埃阿亚的岛屿上。喀耳刻有一个十分奇怪的习惯,她喜欢在那些经过埃阿亚岛的水手们喝过药剂后把他们变成狼、狮子以及各种各样的动物。有些人喜欢收集邮票,可有些人却有把男人变成动物的喜好,我们能说谁对谁错吗?

  当奥德修斯来到埃阿亚岛的时候,喀耳刻把他的随从都变成了猪,唯独奥德修斯逃过了一劫,因为诸神已经给了他一株神奇的植物,它可以防止奥德修斯被赛丝变成动物。在让喀耳刻发誓不会背叛他之后,奥德修斯和他的随从们在喀耳刻的保护下居住了一年后回到了伊萨卡岛。

  喀耳刻(英语:Circe)又称瑟茜,她是希腊神话中住在艾尤岛上的女巫。她是太阳神赫利乌斯和大洋神女珀耳塞伊斯所生的孩子,是国王埃厄忒斯的妹妹。狠心女郎美狄亚的姑姑,在古希腊文学作品中,她善于用药,并经常以此使她的敌人以及反对她的人变成怪物。

  在《奥德赛》故事中,奥德修斯一行人来到艾尤岛,喀耳刻邀请他的船员到岛上大餐一顿,却在食物中放入药水。那些船员们吃下食物后就被变成了猪。其中一名船员欧里罗科(Eurylochus)逃脱回到船队里,并告诉奥德修斯这一情况。同行的赫耳墨斯建议奥德修斯用草药(Moly)去抵抗喀耳刻的魔法。经过一夜之后,喀耳刻便爱上了奥德修斯,并在未来一年帮助他返回家乡。

  喀耳刻建议奥德修斯经由墨西拿海峡返回家乡,但在这个海峡他将会遇上名为卡律布狄斯(Charybdis)的危险漩涡和女海妖斯库拉。

  后代

  根据古希腊学者哈利卡那索斯的迪奥尼索斯(Dionysius of Halicarnassus,公元前1世纪)引用撒历史学家那哥拿斯的著作,喀耳刻和奥德修斯有三个儿子分别是罗莫斯(Romus),安德依阿斯(Anteias)

  和阿德依阿斯(Ateias)。他们分别建立了三座意大利城市罗马,安提乌姆(Antium)以及埃代(Ardea)。

  古希腊赫西俄德《神谱》记载:“许佩里翁之子赫利俄斯的女儿喀耳刻,钟情于意志坚定的奥德修斯,给他生下阿格里俄斯和无可指责的、强大有力的拉丁努斯。”

  罗马人把埃埃亚岛定位于意大利西海岸拉提姆地区(Latium)的一个海角,取名女巫角(Cape Circaeum)。拉提姆(Latium)是意大利中西部的古地区,女巫角是拉提姆西南岸的山,被海洋和沼泽环绕,形成一个貌似海岛的半岛。

  喀耳刻的魔法

  邪恶的以操纵强大的黑魔法、变形术及幻术而闻名。她最擅长运用魔咒施加于药草,并召唤来神明的力量于自身,将人永远变成猪等动物。喀耳刻能够利用魔力制造出虚无的幻象,并能使太阳、月亮及星辰在天空中影藏起来,使大地变成一片黑暗。传说,喀耳刻在某个地方现身时,大地便开始不停地颤动,伴随着她的降临周围的草木皆会变成白茫茫一片。

  喀耳刻的幻术一到夜晚时就会失控,并产生出对自身不利的影响,如失控的幻象会显现出喀耳刻家里的墙壁上被鲜红的血水浸染;还有烈火会将喀耳刻家中的一切物品全部烧尽的令人惊恐的幻象。直到第二天早晨幻术的反作用才得以渐渐消失。喀耳刻周围时常会伴有一些珍禽异兽,而这些珍禽异兽都是由自己的幻术创造出来的。

  喀耳刻主要是施展黑魔法,她所召唤的神明的力量来源于赫卡忒(道路女神)、卡俄斯(混沌之神)。她擅长于蜕变、幻觉和巫术的魔法。

  出生背景

  奥维德的《变形记》中记载“于是就向日神索尔(Sol)之女喀尔刻的奇异的洞窟走去。”意思为喀耳刻是提坦神(Titanes)与海仙珀耳塞(Perse)所生的女儿,貌美,擅妖术。

  赫西俄德的《神谱》中记载“大洋神俄刻阿诺斯之女珀耳塞伊斯(Perseis)给永不疲倦的赫利俄斯(Helios)生下了喀耳刻和国王埃厄忒斯(Aeetes)。把光明带给人类的赫利俄斯的儿子埃厄忒斯,根据众神的意愿,娶了水流完善的大洋神之女、脸蛋漂亮的伊底伊阿(Idyia)为妻。金色阿佛洛狄特的神力使她陷入了对这位国王的爱恋之中,为他生了美踝的美狄亚(Medea)。”意思为喀耳刻是许佩里翁(Hyperion)之子—赫利俄斯(Helios)与大洋神俄刻阿诺斯之女—珀耳塞伊斯的女儿。

  在故事中
4b90f603738da977f70c9ef8bc51f8198718e3c6.jpg
  在《奥德赛》的故事中,喀耳刻将自己的丈夫—萨尔玛提亚国王毒死以后,便前往艾尤岛隐居起来。直到特洛伊战争结束之后,奥德修斯一行人在返回国土的途中来到了喀耳刻所在的艾尤岛,喀耳刻盛情地邀请他的船员到岛上大餐一顿,她却不怀好心地在食物中放入了药水,使那些船员们吃下食物后全都变成了一只只猪仔。其中一名船员欧里罗科斯(Eurylochus)逃脱后便立即回到船队里,将情况报告给了奥德修斯。同行的信使赫耳墨斯建议奥德修斯利用草药(Moly)去抵抗喀耳刻的魔法。经过一夜的努力之后,喀耳刻被打败,船员们被一一恢复了人形。因此,奥德修斯获得了喀耳刻的爱情,并承诺会在未来一年中帮助他返回家乡。他们在艾尤岛上整整居住了一年,之后喀耳刻建议奥德修斯经由墨西拿海峡返回家乡,但在这个海峡上他将会遇到名为卡律布狄斯(Charybdis)的危险漩涡和塞壬女妖。喀耳刻便告诉了他如何通过塞壬女妖们海岛的方法。在喀耳刻的帮助下,奥德修斯顺利地完成了下一段征程。后来喀耳刻因为情人移情别恋,格劳克斯爱上了美丽的斯库拉而大为恼火,她施法将斯库拉变成了一只怪物。传说中,喀耳刻最后嫁给了非自己与奥德修斯所生的儿子忒勒马科斯。

  在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变形记》故事中,格劳科斯原本是一个年轻的凡人渔夫,他在打渔时发现岸边一种神秘的药草能使已经死去的鱼起死回生。好奇之下,他吞食了这种药草,醒来后就变得鱼尾人身,大洋之神俄刻阿诺斯和海后忒堤斯就把他迎入海神之列。成为海神的格劳科斯一次偶遇水仙女斯库拉,而后便深深的爱上了她,几经追求不果后就求助著名的女巫喀耳刻。格劳科斯热烈的爱火没有赢得斯库拉,却得到了喀耳刻的心,女巫劝他放弃斯库拉转而和她在一起,但格劳科斯表示拒绝。喀耳刻大怒之下假意答应了格劳库斯的请求,暗地里却配置了最恶毒的魔药撒在了斯库拉经常沐浴的池塘里。第二天斯库拉沐浴后,立刻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六个头十二只脚不受自己控制的怪兽,同时长在了池塘里不能移动。这些可怕的怪头伸着长颈探出岛外,吞噬海上路过的水手,成为墨西拿海峡和卡律布狄斯(Charybdis)漩涡并列的两大凶险。

  喀耳刻的诗篇

  喀耳刻的神力

  我从没有把任何人变成猪。

  有些人就是猪;我把他们

  变成猪的样子。

  我厌恶你们的世界

  它让外表掩饰内心。你的随从们并不是坏人;

  不加约束的生活

  使他们变成了这样。作为猪,

  它们在我和女伴们

  爱护之下

  马上就温和了。

  于是我倒念咒符,给你看我的好

  还有我的神力。我看见

  我们在这儿能够幸福,

  正如男人和女人

  当他们只有简单的需要时。同时,

  我预见到你将离去,

  由于我的帮助,你们敢于迎战

  凶猛咆哮的大海。你认为

  几滴泪水就让我心烦意乱?我的朋友,

  每个女巫在内心里

  都是实用主义者;没有谁看到本质而不能

  面对局限。如果我只是想留下你

  我可以把你当作囚犯扣留。

  Circe's Power

  I never turned anyone into a pig.

  Some people are pigs;I make them

  look like pigs.

  I'm sick of your world

  that lets the outside disguise the inside.Your men weren't bad men;

  undisciplined life

  did that to them.As pigs,

  under the care of

  me and my ladies,they

  sweetened right up.

  Then I reversed the spell,showing you my goodness

  as well as my power.I saw

  we could be happy here,

  as men and women are

  when their needs are **.In the same breath,

  I foresaw your departure,

  your men with my help braving

  the crying and pounding sea.You think

  a few tears upset me?My friend,

  every sorceress is

  a pragmatist at heart;nobody sees essence who can't

  face limitation.If I wanted only to hold you

  I could hold you prisoner.

  喀耳刻的悲伤

  最终,我让自己

  为你妻子所知,正如

  神会做的那样,在她自己屋里,在

  伊萨卡,只有声音

  而没有身形:她

  停止了织布,她的头

  先转向右,再转向左

  虽然,当然不可能

  顺着声音找到任何

  目标:我猜想

  当她回到她的纺布机旁

  她心里已经知道。等到

  你们再见面时,请告诉她

  这就是神说再见的方式:

  如果我一直在她的脑子里

  我也就一直在你的生活中。

  Circe's Grief

  In the end,I made myself

  Known to your wife as

  A god would,in her own house,in

  Ithaca,a voice

  Without a body:she

  Paused in her weaving,her head turning

  First to the right,then left

  Though it was hopeless of course

  To trace that sound to any

  Objective source:I doubt

  She will return to her loom

  With what she knows now.When

  You see her again,tell her

  This is how a god says goodbye:

  If I am in her head forever

  I am in your life forever.

  喀耳刻的痛苦

  我伤心,痛惜

  爱你那么多年,无论

  你在还是不在,痛惜

  那法律,那召唤

  禁止我留下你,那大海

  一片玻璃,那被太阳漂白的

  希腊船只的美:我怎么

  会有魔法,如果

  我没有发愿

  把你变形:就如

  你爱我的身体,

  就如你发现那儿

  我们的激情超乎

  其他一切馈赠,在那独一的时刻

  超乎荣誉和希望,超乎

  忠诚,以那结合之名

  我拒绝你

  这类给予你妻子的感情

  就如愿意让你

  与她一起安度时光,我拒绝

  再次与你同睡

  如果我不能将你拥有。

  Circe's Torment

  I regret bitterly

  The years of loving you in both

  Your presence and absence,regret

  The law,the vocation

  That forbid me to keep you,the sea

  A sheet of glass,the sun-bleached

  Beauty of the Greek ships:how

  Could I have power if

  I had no wish

  To transform you:as

  You loved my body,

  As you found there

  Passion we held above

  All other gifts,in that single moment

  Over honor and hope,over

  Loyalty,in the name of that bond

  I refuse you

  Such feeling for your wife

  As will let you

  Rest with her,I refuse you

  Sleep again

  If I cannot have you.[1]

  其他记载
  在往后的希腊作品中,记载了喀耳刻使用魔法将别人变成怪物的故事。例如将她所爱但却不喜欢她的皮古斯(picus)变成啄木鸟,将斯库拉变成海妖。

  Circe Offering the Cup to Odysseus,由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绘画的喀耳刻把杯子递给奥德修斯。

  8.摩根勒菲(Morgan Le Fay)

  大多数人对亚瑟王和他的朋友巫师梅林并不陌生,但却极少有人记得摩根勒菲(亚瑟王同父异母的姐姐,强大的女魔法师—译者注)这一人物。

  在神话中,她不知疲倦地利用她的魔法来打压善良的格温娜维尔王后(传说中亚瑟王之妻,兰斯洛特爵士的情妇—译者注),因为在摩根小的时候王后曾把她从朝廷里放逐出去。

  摩根背叛格温娜维尔的情人兰斯洛特爵士,逃过了亚瑟王骑士的追踪,最终的命运无从得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她最终和亚瑟王和解了,并在他最后一战后带他去了阿瓦隆(凯尔特族传说中的西方乐土岛—译者注)。

  7.女巫恩多(The Witch of Endor)

  恩多在严格意义上并非一个恶毒的女巫,但是她对命运的预言却不容忽视。

  据说,扫罗王曾去找过女巫恩多寻求打败非利士人(爱琴海中的岛民—译者注)的方法,女巫召唤了幽灵预言家撒母耳前来,但撒母耳并没有告诉扫罗王怎么打败非利士人却告知他将被打败,而且将要与他的三个儿子度过余生。

  果不其然,第二天,扫罗王便在战争中受伤了,出于对预言应验的恐惧,扫罗王自杀了。然而,因为那个预言导致了扫罗王的自杀身亡,女巫恩多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帮凶。

  6.绿牙珍妮(Jenny Greenteeth)
03087bf40ad162d97acbca5911dfa9ec8a13cd4a.jpg
  基于你是英格兰某个地方的人,你也许会知道被人们称作绿牙金妮、绿牙珍妮或者邪恶的珍妮的这位残忍的女巫。绿牙珍妮经常故意把孩童和老人拉入水中溺死,而这些只是纯粹为了好玩。

  有传说她会吞食这些小孩和老人,但另有一些传说称她只是一个喜欢看自己的受害者痛苦挣扎的虐待狂。

  经常据人们说起她有着绿色的皮肤和锋利如刀般的牙齿,和很多民间传说中的恐怖形象一样,绿牙珍妮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大人口中恐吓小孩下午游泳时不要远离河岸的恶魔。但这个故事的真正寓意却是:离绿面河巫远一点。


  绿牙珍妮(Jenny Greenteeth)是英国民间传说中的人物。一个河女巫,她会把孩童或老人拉入水中溺死。通常被描述为拥有绿色皮肤,长发,以及锋利的牙齿。在兰开夏郡被称为绿牙金妮(Jinny Greenteeth),在柴郡和什罗普郡被称为绿牙金妮(Ginny Greenteeth)、绿牙珍妮(Jeannie Greenteeth)、邪恶的珍妮(Wicked Jenny)。
  5.Chedipe(吸血鬼在印度的称号,也可延伸为女巫—译者注)

  Chedipe到底是什么?女巫还是吸血鬼?不管是什么,总之她可不是一位月光下的美丽夫人,而是一个死于难产或是自杀的女人。

  在印度她的形象已经是女妖的代名词:她在月光的映照下,骑着一只老虎,走进一间房屋,没有一个人醒来或是注意到她,然后她便通过每个人的脚趾汲取生命,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从脚趾开始,然后不留一丝痕迹地离开这间屋子。

  4.怪异三姐妹(The Weird Sisters)

  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有着大量个性鲜明的角色,整部剧充斥着魔法、背叛和恐惧,成为了英国最为经典的戏剧之一。

  但最初出场的“怪异三姐妹”却是开启这部剧的角色。

  是的,她们十分怪异,但在这里“怪异”一词意为“命运”,因此她们也被称为“命运三姐妹”。她们不仅使麦克白卷入了堕落与偏执的漩涡,而且把整个苏格兰推向了战争,而这一切仅仅为了让一个人丧失权利,她们是制造毁灭的元凶。现在看来,她们是邪恶的象征。

  3.贝尔女巫(The Bell Witch)
7a8b8d11f3614566af2e1f36184ae0ae_th.png
  贝尔女巫是美国民间传说中最为家喻户晓的女巫,人们在营火边围坐时总是会谈论起她的故事。贝尔女巫可能就是在1817年出现在老约翰·贝尔家的鬼恶灵。

  她总是袭击并诅咒约翰一家人,最终留下了一瓶外观似药物的毒药并毒死了老约翰·贝尔。这些都提醒着人们要在今晚烧一些鼠尾草来驱逐阴暗。(鼠尾草是巫术中常见的一种草药,一直是巫师们青睐的植物,烧鼠尾草可以驱逐负能量—译者注)
  美国官方唯一承认的灵异事件:贝尔女巫案

  早在公元1800年初期,约翰贝尔和他的家人从北卡罗南纳州,移民到田纳西州的罗勃森县的红河河岸边。他买了许多地,可说是在当地的大地主之一,同时也是红河教堂的长老。

  美国田纳西贝尔女巫碑

  1817年的某天,他在耕田时,见到一个兔头狗身的恐怖不知名动物,当他要走近看时,这动物突然消失了;接下来,发生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

  首先,他们半夜都会听到室外传来尖叫声(高频刺耳声音),当他跟他的儿子出去看时,没见到任何人,就算沿着声音走过去,也还是无法找到来源。

  接着他们半夜会听到老鼠跑动的声音。再过一阵子,他的小孩在睡觉时,被子与枕头会无故地被扯了开来。更恐怖的是,约翰常听见一个老女人在他耳边轻轻哼唱的声音。

  接下来,他女儿贝西开始受到莫名的攻击,如头发无故被拉扯,甚至全身都有无数的手印。

  贝尔一家闹鬼事件,随着城里的人口耳相传,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其中也包括安德鲁杰克逊将军。(后来的美国总统)

  1819年,杰克逊将军听到贝尔女巫一事后,集结了一些当年出生入死的弟兄,带着一群战马,拉着马车,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贝尔家。然而,当战马拉着马车到农场附近时,突然停了下来,怎么拉也拉不动......

  改编电影

  贝尔女巫杀人事件
u=3019358856,592246630&fm=15&gp=0.jpg
  《贝尔女巫杀人事件》是由ric white导演,Doug Moore、Stephanie Love、Amber Bland主演的美国剧情电影,该片于2004年3月27日上映[1]。

  中文名贝尔女巫杀人事件外文名Bell Witch Haunting制片地区美国导演Ric White编剧Ric White类型剧情主演Doug Moore,Stephanie Love,Amber Bland片长124分钟上映时间2004年3月27日

  “贝尔女巫”距今将近两百年,到目前为止仍是美国历史上官方唯一认定的鬼杀人案件。相关传说不胜枚举,最流行的一种说法是,“贝尔女巫”指的是贝尔家从前的邻居凯特·贝兹,因为与约翰·贝尔发生财务纠纷,故在死前发下毒誓:做鬼也不放过你。

  而贝尔家的怪事,也就在凯特贝兹死后开始。但又有另一种说法,指称“贝尔女巫”其实另有其人,因为查证各种官方文件之后,约翰·贝尔与凯特·贝兹根本看不出有任何金钱往来。

  2.赫卡特(Hecate)

  赫卡特是掌领巫术的希腊女神,也是统领女巫、魔法、毒性植物以及其他众多怪异特性的女神。赫卡特是巨人珀耳塞斯(破坏神—译者注)的女儿,直到如今仍然受一些希腊多神论者所崇拜。

  据说对于厄运的构想也来源于她,在希腊神话中人们为她供奉神龛,意在遏制邪恶的魔鬼和幽灵的愤怒。她的另外一个名字克托尼亚便有“冥界”的意思。

  那么是什么让赫卡特如此可怕?

  前面已经提到,她是掌领巫术的女神,只要她存在,她很可能就不会容忍欧洲、美国塞林小镇(被人昵称为“女巫城”,早在1692年就有一场声名狼藉的女巫审判,当时小镇上1500人口当中,有150人被误认为是女巫而被吊死—译者注)和马萨诸塞州这些地区对女巫的仇恨以及烧杀的古老传统,这些被杀的女巫中有可能只是一些不幸的无辜者。

  我们曾经认为女巫既能使人们遭受痛苦又能治愈人类,是一些可怕而又智慧的女人;现在女巫在我们眼中已转变成了影视中会在考试中利用魔法作弊的漂亮女性,然而这样的转变事实也很可能会让赫卡特微微动怒。

  1.格赖埃/摩伊拉(The Graeae/Morai)
1413863541857.jpg
  我们应该把什么样的女巫放在榜首呢?当然是编织命运罗网的女巫—格赖埃(希腊神话中的衰老女妖—译者注)和摩伊拉(希腊神话中的命运女神—译者注),她们是两个不同的三人女巫团体,掌握着命运的虚妄,之所以把她们并列写出,是因为她们常常聚集在一起。

  一方面,摩伊拉操纵着命运的织布机,所有人类甚至是非人类的命运都牢牢地系在了她的织布机上。

  另一方面,格赖埃是三个心肠恶毒的姐妹,与戈耳工(蛇发女妖三姐妹,即美杜莎和她的两个几乎不为人知的姐姐)属于同一个家族。(衰老女妖和蛇发女妖同是海神福耳库斯的女儿—译者注。)

  格赖埃三姐妹虽相互之间并不友好,但她们却共同轮流使用一只眼睛。格赖埃也可以预见未知和命运,但她们并没有控制的能力。如此看来,哪个更加邪恶,是美杜莎的姐妹们格赖埃还是那些可以剪断你生命线的摩伊拉呢?亲爱的读者,如果我们是你的话,她们两者我们都会远远避开的。






上一篇:纬度之谜中国最神秘的山谷——“黑竹沟”从古至今没人敢深入其中
下一篇:绿牙珍妮(Jenny Greenteeth)
发表于 2018-12-10 02: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玩呢哈哈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

© 2019 jinfopa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