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灵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回复: 0

地狱之门

发表于 2019-2-8 10: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如果你的老板没有任何亲戚,你又是他唯一的员工,你知道老板所有的客户资料,也知道进货渠道,有一天你忽然发现老板死了,那么你该怎么办?是打电话通知各位客户,还是狠下决心,干脆将老板的位置取而代之?

  现在我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冯老板躺在餐厅的地板上一动不动,因为机缘巧合,我曾经进修过一些急救常识,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又摸了摸颈动脉,确定他已经死亡了。其实我来到冯老板的这家沙县小吃店打工,只有三天时间,但我却搞清楚了他所有的客户资源——他这家小店生意清淡,门可罗雀,根本就没什么客人。进货渠道更是简单,不过就是每天清晨乘车去附近三站外的一个菜市场买菜而已,如果换作我,肯定能找到更便宜的进货渠道。

  刚才为了通知他的亲戚,我从他的衣兜里翻出了手机,打开看了看,电话簿里却一个号码都没有,拨出、拨入的号码也是空白。如此说来,他连一个亲戚都没有?而事实上,这三天他没打过一个电话,也没接过一个电话。

  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浅笑。

  不如,我来当老板吧。我曾在市区里那家著名的蓝鸿技校学过厨艺,还拿到一张结业证,三天前正是凭这张结业证,我才在冯老板这儿找到了工作。

  几分钟前,我还在厨房里用两把菜刀使劲剁着砧板上的五花肉,好不容易剁成一堆肥瘦均半的肉泥,然后盛进托盘,端着托盘走入餐厅请冯老板过目的时候,却发现他躺在地上已经死了。

  而三天前我第一次走进冯老板的店里,并非为了找工作,只是想吃顿饭罢了。没想到他煮的那碗大肉馄饨,肉没剁碎,馄饨皮擀得太薄,一入热水就破,作料里也没加胡椒,葱花还不新鲜,肯定在冰箱里放了很久。

  我愤怒地把老板叫来,这位姓冯的肥胖老头赶紧道歉,并同意免单,但我却不依不饶地大叫:“如果你手艺不好,就不要出来开店!难怪你的生意这么差!迟早会关门的!”

  确实如此,整间店内就我一个顾客,而且我还因为味道太差,几乎和冯老板大吵了一架。

  听到我的话,冯老板皱起眉头,他想了想,自言自语道:“是啊,要是这里味道太差了,好像也显得我不太像老板……可是,怎么办呢?”

  于是我心念一动,从背包里摸出了那张蓝鸿技校发的厨师结业证,成了这家店的唯一员工。

  而现在,我马上就可以成为沙县小吃店的老板了。

  在成为老板前,我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那就是冯老板的尸体。

  透过餐厅大堂的落地玻璃窗,我朝外望去。窗外是一处荒凉的三岔路口,通往不同方向的三条路将这块地均匀分割成三块。这家沙县小吃店占了一块地,左边那块地也只有一个小小的售货亭,招牌上写着“绝味鸭脖”,生意很清淡。右边那块地则矗立着一幢四层高的水泥筒子楼,只有一个门洞,但楼里每间房的阳台上都挂满了衣服。在门洞外,挂着一块破旧的木板,上面写着“蓝鸿技校三岔口分校”。

  在蓝鸿技校的门洞外,有一个用头巾把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清洁女工,正小心翼翼抬起路边的垃圾筒,把里面的各种垃圾倾倒进箩筐里。

  记得我曾经问过冯老板,为什么选择在这儿开沙县小吃店。他回答,因为这里靠近著名的蓝鸿技校,技校长期招生,生意特别好,他觉得在这儿开小吃店,一定能吸引很多技校学生前来用餐。不过,等他开好店,才知道那幢蓝鸿技校的教学楼里,有自办食堂,而且味道还不错,技校又是封闭式管理,学生平常根本出不来。

  冯老板这才明白,自己这家小吃店铁定扑街(完蛋),但房租都交了一年,不撑下去也不行呀。

  不过,要是换成我当老板,大概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我根本不在乎这家店能不能挣钱。

  对了,我说到哪儿了?嗯,我得先将冯老板的尸体处理掉。

  如果我打电话把殡仪馆的黑厢车叫来,别人就会知道冯老板已经死了,我也就做不成沙县小吃店的新老板了。所以,我必须想另外的办法处理尸体。拿菜刀把他的尸体砍成一截一截的,或者切成一片一片的,塞进黑色塑料袋里,送到远离此地的荒郊野岭埋入土里,应该是个很好的处理方式。

  于是我拉开了餐厅的玻璃门,朝街对面那个倾倒垃圾的清洁女工大声叫道:“垃圾婆,过来一下,帮我处理一下泔水桶!”

  二

  翩依埋着头走入店内,看到地上躺着的尸体,不由得轻声发出一声惊呼。

  我嘿嘿一笑,对她说:“看到了吗?真是天助我也,现在冯老板死了,我们就能成为这家沙县小吃店的新老板了!”

  翩依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她扯下裹在脑袋上的头巾,忽闪着眼睛问我:“这么说,我不用再做垃圾婆?可以当沙县小吃店的老板娘了?”

  我点了点头,她扑了上来,在我脸颊上印了一个重重的红色唇印。令我惊讶的是,她沉浸在喜悦之中,竟然对地板上的那具尸体没有产生一丝恐惧。

  翩依是我的女友,她到这处三岔路口来当垃圾婆,也只有三天时间。用她的话来说,她一定要离我近一点,最好一刻都不要分开。我们一起来开这家沙县小吃店,岂不正是最好的职业选择?

  在创业之前,我们还是得面对脚下的这具尸体才行啊。

  所以我原原本本给她说完了我的计划。她听完后,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走进厨房,然后拎着两把菜刀回到了餐厅里——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

  我们一起把尸体拖进了餐厅卫生间里,再拉下卷帘门,在门外挂了块写有“今日盘存”的牌子,又合拢了落地窗上的窗帘。我们没有急着分尸,根据我以前学来的知识我知道,尸体搁上一小时后会出现尸僵,也就是尸体僵硬,全身血液凝固,分尸时就不用担心会鲜血四溅了。

  一小时后,我戴上口罩,走入卫生间,抡起菜刀,向冯老板的尸体砍了下去。刚砍了一下,就听“啪”的一声,菜刀因为砍到骨头而卷了刃。

  这三天我剁肉馅的时候,就总觉得厨房里那两柄菜刀不是很好用。果然,冯老板买到了伪劣产品。

  “怎么办?我出去买菜刀?”翩依关切地问道。

  “不用了。”我答道,“好像冯老板还有一柄菜刀,但是放在阁楼里,我曾经偷偷看到他在阁楼里赏玩菜刀……”

  “菜刀有什么好赏玩的?”翩依不解地问。

  我攀上小吃店阁楼,在冯老板放在那儿的一堆纸箱里翻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一柄菜刀。

  这把菜刀厚朴、坚硬,刀刃上泛着一道暗红色的光芒。我轻轻抚了一下冰冷的菜刀,却惊奇地感觉手中触到了一丝凹凸感。再仔细一看,菜刀刀面上似乎刻了几个字。好奇之下,我用手指重重擦拭着刀面,片刻之后,刀面上真的出现了几个清晰的手写字:

  人民英雄——××赠。

  抱歉,我必须虚化刀面上刻着的那个人名,因为他是一位值得我敬重一辈子的人。

  看着刀面,我长久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到翩依也攀上阁楼,我才缓缓说道:“有点不对劲,冯老板好像是我们的同行。”

  我也有同样一把菜刀,刀面上镌刻着“人民英雄——××赠”的字样。但那把刀我从不轻易示人,一直珍藏在箱底。

  我并非急于找到工作的无业游民,翩依也不是什么清洁女工。我俩都隶属于一个常人从未听说过的秘密部门。在那个部门,我们研究各种未解的神秘事件,比如四川僵尸事件,比如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如果你没听说过,很正常,因为这些事件本来就极端保密,甚至根本没有确定解密年限。

  一周前,京城某家大型博物馆发生一桩离奇失窃案,七件国宝级文物被盗,虽然仅用二十四小时便捉获了盗贼,却只追回其中两件文物,另五件却不翼而飞。那盗贼说,他把另五件藏在了博物馆里的垃圾箱内,准备日后再带走,但警方搜索垃圾箱后,却一无所获。

  这件事之所以会惊动我与翩依所处的秘密部门,是因为那七件宝物均出自西南山区的某座古墓,而古墓中却藏有某种令我们部门感兴趣的玄机。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我的权限还不足以知道每件神秘事件的真相——但丢失的那五件宝物,似乎与民间流传的“鬼门关”有关。

  俗语有云:“鬼门关,平安无事;鬼门开,天下大乱。”七件宝物均由青铜制成,能够相互感应,齐聚一处的话,将发出铁器轰鸣之声。从古墓中发现的羊皮卷则以篆书与甲骨文相混合,记载了如果将七件宝物以特定的阵势搁在一起,便能化为打开鬼门的钥匙。

  当然,我并不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说法,虽然我们部门研究的就是此类神秘现象,但在羊皮卷里并没说明以何种阵势搁在一起,所以我们认定那只是前人无聊的志异笔记罢了。

  不过,正因为七件宝物相互靠近之时,确实能发出铁器轰鸣之声,所以上级将追回的那两件宝物的任务分别交给我和翩依,然后在京城里四处闲逛,希望凭借宝物的异动,查找另五件宝物的下落。

  而我们正是在三天前开车经过这处三岔路口的时候,发现身上的宝物开始发出奇怪的声响。于是我下了车,走进了路边的沙县小吃店,凭借一张在蓝鸿技校的厨艺结业证,寻到一份工作,暗地寻找另五件宝物的下落。

  我与翩依是误打误撞才找到这儿来的,因此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冯老板也一直潜伏在这处三岔口?他在调查什么?这里就三幢房子,他调查的是绝味鸭脖店,还是蓝鸿技校?

  我与翩依看着冯老板的那把菜刀,对视一眼后,忽然听到楼下传来奇怪的动静,似乎有人拉开了沙县小吃店紧闭着的卷帘门。

  我和翩依偷偷从阁楼探出了半个脑袋,透过木楼梯的缝隙,正好可以看到餐厅的玻璃门。

  玻璃门外的卷帘门被人粗暴地拉开,随后玻璃门也被推开。紧接着,一个剃着光头的中年人弯腰走进了店内。我见过这个人,他是对面绝味鸭脖店的小工。他偷偷摸摸地跑到我们沙县小吃店里来干什么?难道不知道同行是冤家吗?

  还没等我惊讶完毕,那个绝味鸭脖店的光头小工又兀自拖着一件东西,一直拖进了我们的店里。当我看清他拖的是什么东西时,立刻禁不住心惊肉跳,心脏都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他拖着的竟然是一具尸体——是对面那家绝味鸭脖店的老板。我记得,那老板姓马。而那光头小工此时突然抬起头,冲着我们的店内大声叫道:“青瓜,垃圾婆,你们可以出来了!我也是十一处的!”

  我愣了愣,十一处就是我与翩依供职的那个秘密部门在内部的编号,而我在十一处的代号便是青瓜,翩依的代号则是垃圾婆。

  难道这个绝味鸭脖店的小工,竟也是我的同事?我满面狐疑地牵着翩依的手,下了阁楼。那个光头小工则从衣兜里摸出一件东西,“啪”的一声扔到了地板上。是一柄菜刀,刀面上刻着一行字:“人民英雄——××赠。”

  “这是从马老板的抽屉里找到的。青瓜、垃圾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灯泡。”光头朗声说道。

  也别说,他的代号,与他的形象还蛮相符的。

  灯泡向我出示了他在十一处里的工作手册,看了他的手册,我才知道他在处内的地位,远远高于我和翩依,大概只比我们领导矮半级而已。

  “垃圾婆,现在请你对这两具尸体进行解剖吧。我知道,你有法医资格证书。”灯泡冷冷地向我们说道。

  每个进入十一处工作的特殊工作者,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比如我最擅长的是自由搏击,而翩依擅长的则是医学解剖。

  翩依出了沙县小吃店,在她停靠在店外的垃圾车里摸索片刻之后,带着一只便携式多功能手术箱回到了店内,趴在地上开始对冯老板和马老板的尸体进行解剖。她忙碌的时候,我则提问:“灯老师,请问马老板是怎么死的?”

  灯泡撇撇嘴,答道:“他是突然之间死的。他只死了一会儿,我便看到你把垃圾婆叫进了沙县小吃店里,然后拉上了卷帘门。如果我没猜错,马老板和冯老板应该是同时死亡的。”

  “同时死亡?你怎么知道冯老板死了?”我惊声问道。

  灯泡正色道:“不然,你以为那七件宝物是用来做什么的?”

  七件宝物?开关鬼门的钥匙?我似乎隐隐明白了什么。

  这时,翩依抬起头,满面诧异地对我和灯泡说道:“好奇怪哦,两具尸体的心脏都莫名其妙不见了……完全没有出血,更没有手术切割痕迹,就是莫名其妙不见了……”说完后,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

  听了她的话,灯泡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随后,他站了起来,朝着地上那两具被剖开了胸膛的尸体,恭恭敬敬鞠了三个躬。我则喃喃问:“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

  “好了,青瓜、垃圾婆,你俩跟我到蓝鸿技校里去一趟吧……”

  “蓝鸿技校?去那里干什么?”我好奇地问。

  “去把那几件宝物取回来。剩下的五件宝物,有一件藏在绝味鸭脖店里,另外四件则藏在蓝鸿技校教学楼不同的楼层中。”

  “什么,绝味鸭脖店里有一件宝物?蓝鸿技校里还有四件?鸭脖店里怎么会有呢?难道马老板就是偷走宝物的人?”

  灯泡摇了摇头,并未作答,而是领着我和翩依,出了沙县小吃店,穿过马路,来到蓝鸿技校的门洞前。然后他从衣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技校门洞前的一扇铁门。

  他回过头对我们说:“你们是否曾经注意过,不管在祖国的什么地方,只要有绝味鸭脖店的地方,在不远处总是默默地开着一家沙县小吃店?”

  还真别说,以前我确实没注意过这个问题,但仔细想一想,似乎还真是如此啊。

  在蓝鸿技校教学楼里,我竟然一个人影也没见着,见我东张西望,灯泡冷冷地道:“不用看了,这里本来就是一幢空楼。”

  “可是,我看到每个阳台上都挂满了衣服啊!”翩依大声说道。

  灯泡转过头,瞪了翩依一眼。作为十一处的特殊工作者,听了灯泡所说的那句话,自然就会明白,阳台上挂着的衣服都只是伪装而已,就不用再多问了。

  我们走了四层楼,分别从几间屋里取回了四件青铜宝物。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七件宝物,必须按照一定的阵势进行摆放,才能产生不可思议的效能。这处三岔路口的三幢楼,都是特意按照一定距离建造的,五件宝物早就放在技校大楼和绝味鸭脖店里了。青瓜,你真以为就凭开车带着两件宝物瞎转悠,就能找到这儿吗?如果不是上级为你划定了一个搜索范围,你能找到这儿吗?”

  我想起来了,正如灯泡所说的那样,在开车寻找宝物感应的时候,我的上级确实给我规定了一条行车路线。

  对了,难道我进入沙县小吃店,也是上级安排好了的?沙县小吃店与绝味鸭脖店的人,也是我们十一处的特殊工作者?

  当我提出这个疑问后,灯泡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严肃。

  “青瓜、垃圾婆,冯老板和马老板他们各自属于不同的民间秘密组织,但他们的组织都是为国家利益和人民服务。我们这次的‘鬼门关’实验,他俩是主动申请加入的!”

  “鬼门关”实验?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回收的那五件宝物,还有我和翩依各自携带的那两件宝物,顿时愣住了。

  四

  在西南山区那座古墓里出土的羊皮卷里,其实详细记载了如何令七件宝物制造出鬼门关钥匙的具体阵势,但因为种种原因,在破译羊皮卷之前,七件宝物已经被送入了博物馆展出。

  十一处为了证实这七件宝物是否真能制造出鬼门关,于是特邀民间组织的高人,夜潜博物馆,盗出七件宝物,却故意留下了两件。随后,将五件宝物分别放在了三岔路口旁的蓝鸿技校大楼、沙县小吃店与绝味鸭脖店中。最后,再把追回的两件宝物交给了我和翩依。

  按照羊皮卷上记录的方位与距离,在那五件宝物各就各位的情况下,只要我站在厨房里,而翩依正好在蓝鸿技校大楼外站着,七件宝物就会联袂起效,互相感应,制造出鬼门关。鬼门大开之际,藏于幽冥的死神便会游荡而出,取走附近人等的性命。我、翩依和灯泡,因为贴身带着各自的宝物,所以死神不会摄走我们的性命,而是选择了马老板和冯老板。

  过了很久,我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灯老师,这七件宝物,接下来要如何处理?”

  灯泡却长长叹了一口气,领着我们上了一辆车。他手扶方向盘,一言不发,默默地领着我们向城区驶去。当轿车经过一座大桥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车,对我们说:“上级指示过,如果七件宝物并未制造出鬼门关,那就把宝物全都送回博物馆继续展出。如果真能制造出鬼门关,放出了死神,那么——”

  他突然缄口不言,默默摇下车窗,把手中的宝物向桥下扔去……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

© 2019 jinfopa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