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灵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回复: 0

死神驾到

发表于 2019-2-3 06: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朝的历史上,获得较高评价的皇帝有三个人:唐太宗、唐玄宗和唐宪宗。

  历史上的唐宪宗,虽然没有太宗那样英武盖世,明皇那样风流旷达,却能够与他们并驾齐驱。他仰慕祖先在贞观、开元年间的辉煌政绩,选用贤臣,勤勉政事,上下一心,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取得了元和削藩的伟大成果。

  可惜的是,这个奋发有为、中兴唐室的皇帝,却未得善终。

  关于唐宪宗的死,众说纷纭。有不少人认为他与自己的父亲唐顺宗一样,是死于宦官之手。即便是正史,也是这样记载。

  奇怪的是,宪宗的儿子,唐穆宗即位以后,却不去惩罚杀他父亲的元凶。

  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隐秘不成。

  宪宗之死,可能隐藏着中国历史上一桩骇人听闻的杀夫案。

  宦官不过是这起宫廷谋杀案的执行者与“替罪羊”,在幕后主使这件事的,另有其人。

  这个人,就是宪宗的贵妃郭氏。

  郭氏出身华贵,背景雄厚,在宪宗当广陵王时,又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最最重要的是,她还生了儿子。按理说,宪宗即位以后,她应该顺利成章地被册封为皇后。

  当朝的大臣也都这么认为,群臣前后上书三次,请求立郭贵妃为皇后。

  宪宗本应顺天应人,然而,令人吃惊的是,他却以种种理由不动声色地婉拒了这件事。

  多年以来,郭氏离皇后的宝座,仅有一步之遥。仿佛伸伸手就能够到,却又似乎永远都不可企及。

  一天不被册立为后,都意味着,一天她都得同宫内的其他女人平起平坐。

  这还是小事,连她的儿子也受到牵连。

  郭氏不是皇后,她的儿子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皇子,而不是太子的当然人选。

  令人头痛的是,宪宗的三个儿子,背后都有有力的支持者。

  一直拖到他登基四年以后,到元和四年(809)三月,才终于立长子李宁为储。

  悲摧的是,两年以后,皇太子得病身死,令宪宗不得不面临重新确定继承人的局面。

  这个时候,实力较为强大的候选人有两个:一个是郭氏所生的皇三子李宥,另一个是由宦官吐突承璀支持的次子李恽。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李宥被立为太子。

  宪宗这次立储事件,看上去解决了问题,实则为自己埋下了巨大的隐患,危机正不动声色地迫近……元和十四年底,宪宗因为服用方士呈上的丹药而身体恶化,危在旦夕。

  这是一个极为微妙的时刻,各方势力虎视眈眈,暗潮汹涌。

  郭氏这一派,动作稍稍快了那么一点,抢先发动……宪宗暴死,宫廷中血迹未干,梁守谦等人即拥立太子即位,这就是唐穆宗。吐突承璀和皇次子李恽被这突如其来的政变搞得措手不及,一起走上了断头台。

  这件事,据说郭氏的儿子,后来登基的穆宗也有份。

  所以,这起谋杀,不仅是妻杀夫,而且还是子弑父。

  下面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宪宗死后。

  唐宪宗死后,葬在景陵。这是国丧,京城人士全都前往送葬。

  帝王的丧葬,场面颇为盛大。前集州司马裴通远家在崇贤里,妻子儿女都乘车到通化门旁边观看。

  等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通过通化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空气中灰蒙蒙的,充斥着焚烧冥纸的呛人气息。路两边到处散落着剪成人脸模样的纸钱,街上的店铺都关了门,门楣上悬挂着白色的挽幛,随风飘曳,举国同哀。

  天黑之前若到不了家,在这鬼气森森的路上行走,可是需要些胆量的,裴通远的家人便吩咐赶车的快些走。车夫听了吩咐以后,一扬鞭子,那马便狂奔起来。耳边呼呼生风。

  一直到平康北街,才渐渐放慢速度。

  车上有一个人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车后跟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那老妇满脸皱纹,看上去年龄已经很老了。尾随在车后,脚步踉跄,似是气力都已用尽。

  车一直往前走,来到天门街的时候,夜鼓敲响,马上就要宵禁了。车夫又挥动鞭子,加快了速度。

  眼见车马疾驰起来,车后的老妇也打起精神,跟在后面快跑起来。看来,这诡异的时刻,连老妇都为一个人夜行感到害怕。

  车上坐着一个年老的女仆,还有裴家的四个小女儿,见那老妇跑得甚是辛苦,有几次都差点跌倒,心里可怜她,有心载她一程。就问道:“敢问老人家住在哪里呀?”

  “崇……崇……贤里!”老妇嗓子沙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我们也住在崇贤里,正好顺路,您要是不嫌弃,就跟我们一同坐车吧,等到了里门,再把您放下来。”

  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相,老妇好像很不好意思,踌躇半晌,看看天色,还是登上了车。

  天空中竟然飘起了雨,风雨如晦。

  冷风阵阵,车子里的人尽量缩在一起。

  车轮滚滚,很快便到了崇贤里。马车在里门附近停了下来,临下车前,那老妇千恩万谢,感激不已。为了表达自己的谢意,她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摸出一个精巧的锦囊,递给裴家的女儿。裴家的女儿婉拒不过,只得留下。

  那老妇蹒跚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黑沉沉的夜色中。

  年轻的女子,对别人赠送的礼物总是好奇的,老妇离开之后,她们便借着路边人家窗口透出的灯光,打开那锦囊。

  锦囊里面装着白罗制成的几个物件,展开一看,竟然是四件给死人遮脸的面衣!

  那个华丽的锦囊,现在看来,竟然透着死亡的气息!

  诸女惊恐不已,烫手一般,将那锦囊扔在地上。

  回到家里,她们仍然惊魂未定。说起路上的奇遇,裴家的人都很不安。

  本来祥和的一家人,笼罩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过了十多天以后,四个女儿,相继得暴病身亡。

  原来给宪宗送葬的那天晚上,同那老妇一起坐车走过的路,竟然是一段死亡之旅!

  那老妇是谁?

  她预先知道,裴家的四个女儿命将不永,因此送给她们四件面衣?

  还是那恐怖的面衣给她们带来了死亡?

  这四个女孩儿的死,时间很耐人寻味。难道是给黄泉之下被谋害的宪宗做伴不成?

  (出《集异记》)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分享,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

© 2019 jinfopa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